第七十六章 民变,叛乱?(1 / 2)

摆皇 骡子不吃羊 0 字 1个月前

 十月十二,热河上营已经下雪,万历皇帝走在温泉边,对着旁边的戚继光他们说:“建造一座纪念碑,纪念因为战争牺牲的将士。”

这次西巡,横扫喀喇沁部近卫军士兵牺牲七人,加上年初北巡,已经有几十人牺牲,以后还会更多。

“纪念碑?”

戚继光他们不懂,就连旁边的叶梦熊也不懂。

“在城东用汉白玉建造一个十几米高的汉白玉石碑,上面雕刻上近卫军士兵的名字,旁边再建造一个公墓,把近卫军士兵的坟墓都迁移到公墓,朕会祭奠他们,也不能让后世子孙忘记他们。”

“好,这个好!”戚继光边走边说:“这个可以让士兵有归属感,也能激励士兵勇敢作战。”

“这件事由你们去办,分台座、须弥座和碑身,总共高三十三米,宽三米,厚度一米。”

“是!”

戚继光答应道。

万历皇帝叫来陈矩:“过几天朕会派人送银钱过来,接收一下,已经入冬,给守城的士兵每人奖励二两白银。”

万历皇帝这次到热河上营巡视,事情办的差不多,已经出京一个多月,差不多该回去了。

十月十四,兵部的奏疏呈递到热河上营,万历皇帝打开奏疏一看,心情瞬间不好。

“可恶!”

“陛下,怎么了?”

万历皇帝把奏疏递给叶梦熊,他打开奏疏翻看,看完奏疏后说道:“湖广民变,永顺宣慰使彭守忠叛乱,永顺、永保民变数万人,攻入庸县。”

“陛下,他们彭家叛变了?!”

“他们就是不想,也有人蛊惑,改土归流,势在必行!这次正好给朕借口收拾这些土司,近卫军很多新兵还没见过血,这次正好让他们南下去湖广,把当地土司全部扫平!”

万历皇帝也有部署,近卫军直属团由马林带领进攻建州卫,扫平古勒寨,吴惟忠、骆尚志带着蓟镇、辽东军一起去耍军功。

“叶梦熊你任辽东行军总管,负责调配粮草物资,同时招抚愿意加入大明户籍的女直人,作战由马林指挥,蓟镇军、辽东军辅助,派兵一万两千。”

“是!”

万历皇帝銮驾十月十六从热河上营启程,返回京城的路上,同时命令杨元、胡志元调集军队,准备南下平叛,说实话,镇压土司和百姓,用近卫军有些杀鸡用牛刀,不过既然他们能做出来,万历皇帝就不会惯着他们。

昌平、密云各调集两千兵用来押送粮草物资,同时辅助近卫军征讨湖广土司和镇压百姓。

六千五百近卫军,四千辅兵,一万多人足够用。

十月十八,万历皇帝的銮驾到达密云,在这里点两千密云驻军返京,看着密云驻军的样子,不能不让人生气,有些士兵已经五十多岁,这不是开玩笑吗?

万历皇帝把年龄三十岁以下,十八岁以上的士兵带走,留下一些老弱病残,给这里剩下的两千士兵每人发二两白银。

感叹着:“大明军户苦!”

十月十八,上午巳时四刻,大军返回京城,达到德胜门,这次文武官员数百人到德胜门迎接凯旋而归的皇帝。

万历皇帝登上城楼,检阅这次得胜而归的将士们,而且再次赏赐每个士兵五个银币,每人二斤酒,同时赏赐每个迎接官员一匹丝绸,二个银币。

万历皇帝在凯旋门城楼上脱掉战袍和盔甲,并且把天子剑留在凯旋门上,这寓意者他要下马治国,上马征战,下马治国。

张四维和申时行还有王国光都来迎接万历皇帝,唯独不见张居正,问询后才得知,北巡热河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告病。

万历皇帝虽然不懂政治,到时他会学,就像《大明王朝》里一样,严嵩只能反对裕王,同时派遣徐阶、高拱、张居正支持裕王,同时司礼监的人维护皇帝。

这就是权力的平衡,如果吕芳请严嵩、徐阶喝酒,那么作为皇帝就怀疑几个人合谋想要害死他,这时就要用手段阻隔三人,严嵩只能反对裕王,他要靠近裕王就要换掉他。

同样此时此刻的张居正也是,他靠近冯保,万历皇帝除掉冯保,换上不偏不倚的张诚,而且宦官也平衡,张诚掌管司礼监,张宏司礼监秉笔太监,用张宏威胁张宏,同时把东厂和内库交给张鲸官员,现在张诚的命运如同张居正一样,马上就要被抛弃。

张诚走后,扶持陈矩上台,张宏接司礼监掌印,陈矩接替秉笔太监,同时把内库财政一分为二,抄家所得归张鲸管理,经营蜂窝煤、高粱酒、白糖、香烟、粉条交给陈矩,这样宦官权力也平衡,他们都要依附万历皇帝,如果有两个人走近走在一起,那么万历皇帝会扶持新人接替他们。

同时朝廷文官权力也分三方,张居正以及党羽马上就要被清理掉,接替他们的是以张四维为首的晋党,平衡张四维他们的以申时行为首的东林党,还有海瑞、严清为首的法党,就是保皇党。

如果张四维和申时行走在一起,那么万历皇帝会绝不手软收拾他们两个,同时找北方人接替首辅,找南方人接替次辅,这就是权力的平衡。

大明王朝看似是严党和清流,其实就是皇帝和太子的权力争夺,老皇帝最大的敌人不是官员,而是太子,皇帝不想接班人平庸,又不想接班人太能干,同时需要太子制衡文官,这里的权力很微妙。

李隆基之所以用杨国忠,罢免李林甫,看似老皇帝昏庸,其实一点都不昏庸,就是要用杨国忠打压太子,当时李林甫和太子走的太近,当宰相和太子走近后,任何皇帝都会害怕,万历皇帝当了快两年皇帝,他太知道皇帝会怕什么。

只要坐在皇帝位置上,任何人都会敏感、多疑,而且会越来越冷酷、无情,看着忠心度不到百分之三十的官员,忠心度没有的太后,忠心度只有一半的皇后,以及随时可以替代自己的潞王,万历皇帝感掉以轻心吗?

他能不敏感、多疑吗?他必须冷酷、无情,而且要释放自己的威严,震慑不听话的官员,同时要表现自己的仁义,拉拢武将、勋贵,同时还要演戏给全天下看。

路过乾清宫的时候,看着已经把原来宫殿的残垣断壁清理出去的空地,万历皇帝感叹:吗的!给朕的办公室烧掉了!

乾清宫就是万历皇帝的办公室,皇极殿、中极殿这些就是他的会议室,西苑就是他的别墅,他朱翊钧就是大明集团的董事长。

回京第二天万历皇帝首先召见近卫军的众团长,众人商议如何应对湖广土司民变。

“陛下,土司应该剿灭,应该立即剿灭,湖广嘉靖时期有流民都没有民变,现在出现民变,可能有意为之,或许他们已经串通好。”郑雷率先说,他就是湖广人。

这时帅嘉谟也说:“陛下,湖广的彭氏土司就犹如当地的土皇帝,欺压寨民,朝廷不收赋税,他们就盘剥百姓。”

万历皇帝看着众人:“你们都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