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志趣相投(1 / 2)

石头村传 洪十月 0 字 1个月前

 石成恢复情绪后,兴致勃勃地又说:“五四运动”爆发,作者立即响应北京学生的行动,带头组织成立了《湘江评论》周刊,擎起文化这个战斗武器,投身于社会变革的滚滚洪流之中。《湘江评论》以宣传最新思潮为主旨,更是凭借这本四开四版的小报刊的平台,鲜明地张扬起自己的革命文化主张,陆续发表了《民众的大联合》等一系列文章,很快成为一名宣传反帝反封建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斗士和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之后的20多年里,作者作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武装的缔造者之一和主要军事领袖,大部分精力花费在与敌人生死决战的残酷战争中,但由于他骨子里的“革命文化情结”,心中始终不忘另一条战线——风云变幻的文化战线。在南征北战的枪林弹雨里,他“指点江山”;在马背上、窑洞里,他“激扬文字”,关注“文化同行者”的种种心迹与表现。

“在当时的文化文艺界,什么人对作者的影响最深?”磐踞不由自主地问。

石成不假思索地答道:这个时期,影响作者最深的当算鲁迅。作者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这样评价鲁迅:他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五个“最”,让鲁迅成为无产阶级革命文化的一面旗帜,飘扬在中华民族文化的最高峰上。百年来,鲁迅之所以能够成为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文化界的一座无法超越的高峰,与作者对他的肯定与评价有直接关系。

回顾作者波澜壮阔的一生,前瞻文化发展之势,石成感慨良多:红军长征结束后到达陕北,作者已成为党内的领袖。在窑洞里,一面运筹帷幄,指挥千军万马作战于抗日前线,一面不时地思考文化思想战线的种种“冷暖”。

任何时代的文化,总是带着那个时代的政治、经济与社会的痕迹,这并不是中国的“专利”。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所产生的一批经典作品,同样携带着那个时代的价值观。在作者“双百方针”影响下所产生的一大批文学艺术作品,字里行间所呈现的是那个时代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风貌,历史应当给予它们必须的肯定和敬意,更何况其中有许多作品至今我们读来依然可以从中吸收丰富的艺术养分。

该诗作者一生给后人留下了许多具有划时代价值的文艺观点和思想:他坚定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方向;坚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批判继承,推陈出新”;他首次提出文化要为人民大众服务,才有了今天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他确立了“双百方针”,重视各种形式的文化表现方式,在文化中做到不片面化,不极端化,兼容并包,兼收并蓄;他始终把文化放在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地位,避免了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不平衡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