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天行剑下无冤魂(1 / 2)

四方凌云志 顾恺丰 0 字 7个月前

 马匪们面面相觑,不明白一向勇猛暴戾的二当家此刻为何如此胆小恐惧,心想就算那人是狩猎者,左右也不过一个人而已,难道还能把我们这三十多个人都杀光不成

然而看着二当家已经跑的不见踪影,马匪们也显得慌乱了起来,顾不得快要破开的庄园大门,纵马跟着向庄外奔去。

丰鸿皱皱眉头,没有想到都快要走出西北地界了,居然还有人能认得自己,看着远去的马匪们,他摇了摇头,向庄园破破烂烂的大门走去。

透过门上的洞孔,门内的人看到了门外马匪们的离去,正在庆幸疑惑之余,又看到一名白衣青年手持长剑,衣衫染血的走上前来叫门,心中顿时警戒大生。

丰鸿叩门道:“在下丰鸿,是燎原堂的狩猎者,门外的马匪都已经离开,还请此地主人开门一见。”

此时庄子里面一片安静,庄园里也无人应答,丰鸿正要转身离开,却看到一个瘦小的青年举着火把从院墙上探出头来,仔细看了看墙外之后,那青年先把火把丢在墙外,随后从墙上慢慢爬了下来,小心的看了眼丰鸿,捡起火把就向庄外跑去。

丰鸿站在原地未动,等了不久之后,青年激动的跑了回来,口中兴奋的叫道:“贼人走啦贼人走啦”

整个庄子瞬间活了过来。

庄园的大门应声打开,开门的小厮见丰鸿走近,急急忙忙的开了门就跑,进了门内,十几个汉子正手持各式武器,满脸警戒的盯着丰鸿。

丰鸿还未说话,人群却突然从中分开,从中走出一个青衣老者,那老者年约五旬,面目虽有些苍老,但精神却极为抖擞,腰身挺拔,一看就是习武之人,一双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紧紧的盯着丰鸿。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尖嘴猴腮,长着一副三角眼的干瘦男子,指着丰鸿说道:“庄主,方才就是此人叫门,说贼人已经退走了。”

那老者走出后一言不发,只是上下打量着丰鸿,片刻之后,他突然开口说道:“都把东西放下”

左右的汉子们听了这话,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显然是以这老者为主。

那老者走到丰鸿跟前,声音清亮的开口说道:“老夫姓甄名善,是这甄家庄的庄主,公子方才说自己是燎原堂狩猎者,不知公子可有凭证”

丰鸿取出怀中令牌递了过去,甄善接过令牌,只见令牌正面刻着燎原堂三个大字,反面刻着一个丰字。

在手中观看了片刻,甄善将令牌还给了丰鸿,口中的语气也温和了许多:“公子莫怪,我甄家庄百户人家,老夫自得小心些才是,敢问公子的长辈们何在可是去追贼人了”

丰鸿摇头说道:“我与我同伴二人路过此地,在贵庄甄平甄大哥家借宿,此刻我同伴正在甄大哥家保护他一家安全,除此之外并无他人。”

甄善闻言愣了片刻,随后试探问道:“那方才是公子一人赶跑了贼人”

“嗯。”

甄善的面容有些古怪起来,他看丰鸿不过十七八岁大小,仪貌堂堂且气质不凡,看着应该是随师门历练的大门大派之人。想来方才应该是他的师门长辈出手才逐走了贼人,至于他身上血迹,自然是可能杀了一个落单的匪寇而已。

但他却怎么也没想到,事实竟是如此,这年轻人一人出手而已,就赶走了数十名贼人。

甄善犹自震惊,心中觉得难以置信,丰鸿开口问道:“请问庄主,这附近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马匪”

甄善回过神来苦笑一声,道:“这伙贼人是石门岭上的凶徒,在此打家劫舍,为非作歹已有两年之久,但平日里除了两个贼首各有一匹瘦马之外,从未见过他们有如此多的马匹,老夫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这许多好马。”

丰鸿疑惑问道:“能让这群匪寇在此地嚣张两年之久,此地难道没有狩猎者吗但甄大哥明明说在他曾在此地见过几次。”

“狩猎者”甄善叹息道:“公子不知,我甄家庄地处州边陲之地,平日里极少有狩猎者前来,三三两两根本奈何不得这石门岭上的贼人,况且他们的贼首杜刚武功高强,老夫也只能勉力应对,且此人生性多疑,从不贪战,有点风吹草动就躲在石寨里龟缩,因此很难拿下此人。再者说来,半年前石门岭上来了个武功同样不弱的二当家,名叫丁鹏,此二人联手,便是我甄家庄百十个壮年,也只求自保而已。”

看着丰鸿身上的斑斑血迹,甄善请丰鸿进屋换洗一下衣物,自己则带着庄户们出门查看庄子里的情况,丰鸿谢过,却未曾停留,而是直接回到了甄平家里,此刻甄平已然出门与其余庄户们汇合,巡视各家的情况。

见丰鸿一身血迹的回来,姬无涯连忙拉着他看个不停,确定他没受伤才松了口气抱怨道:“你平日最爱干净,今天怎么弄的这么脏,真是吓我一跳不对”

姬无涯突然慌了起来,伸手就去掀他的眼皮子,急切问道:“你又入魔了”

丰鸿伸手打掉他的爪子,平静说道:“就一会儿,很快就清醒了,对了,甄大哥呢”

见丰鸿不愿再说,姬无涯只好压下心中的担心说道:“出门去了,听说庄子里死了三个人雀儿哥,你以后还是少与人动手,万一你哪天再狂性大发入了魔,被人打死丢到阴沟里,我都不知道该去哪儿捞你去。”

丰鸿白了他一眼,转身走到了院门口,正看到甄平低着头往家里走。

“甄大哥。”

甄平抬头,看到丰鸿和他身上的血迹也是吓了一跳,见他并未受伤后才自顾自的叹气说道:“惨呐,前街甄大虎兄弟两家糟了大难,一家夫妻俩双双惨死,一家只剩下一个婆娘还变得疯疯癫癫的”

丰鸿打断他道:“甄大哥,你知道石门岭具体在什么地方吗”

甄平此时犹在感慨,悲愤不已的回道:“庄子北面五十里,你说说,老天爷什么时候才能开眼收了他们,有这群祸害,我们什么时候也过上不太平日子,这世间到底还有没有公道可言”

直到丰鸿牵马而出,甄平这才迷瞪过来,急忙问道:“小哥这是要干嘛,就算要走,也等天亮不是。”

丰鸿上马,回头对甄平说道:“我去趟石门岭,很快就回。”

说罢纵马疾驰而去。

“石门岭哎呀”甄平慌了起来,拉着身旁的姬无涯说道:“这这这你怎么不拦着他呀,石门岭可是贼人的老窝,他这一去不是送死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