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何以为家(1 / 2)

四方凌云志 顾恺丰 0 字 7个月前

 暮色终至。

昏黄的阳光照进窗户,映在了武凌云眯着双眼的脸上。

他看着远处的落日沉默,像在思考,但其实脑中空空,思绪早已飞出了好远。

这时,咕咕两声。

肚子里传来的一阵声响让他回过了神。

他这才想起来,从今早开始,自己就没再吃过任何东西,很多事堵在他的胸口,让他仿佛什么都咽不下去。

长长的呼了口气后,他收回目光,还是起身向着房门走去。

不吃饭,今夜哪儿有力气出门

武凌云推开房门,外面很是安静,看来这家店的生意并不怎么好。

他走下楼,让小二上了些饭菜,勉强吃了些东西才从此处离开。

客栈外的马厩里,他的马匹歇了一天,终于恢复了精神。轻轻拍了拍马背,他翻身上马,向着江陵府的方向行去。

江陵府外十里,有一家名为长亭的客栈。

这家店离江陵更近,可生意却比别家的更差一些。

武凌云来到此处之时,离江陵已经极近,再骑马前行多有不便。

因此,他在门口唤来小二,给了他一些银钱之后,言明自己想将马暂寄于此,过几日再来骑走。

可没想到,那小二听了这话竟吓得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就想把武凌云的银钱退还回去。

武凌云微微一愣,皱眉问道:“怎么可是这些银钱不够”

那小二连连摇头,苦着张脸说道:“够是够了,只是客官有所不知,前些天有位豪客留在本店十两银子,也是要寄养一匹马在这儿,可没想到,那马那马简直就是个大爷啊”

“这是什么说法”武凌云听了这话奇怪问道。

“客人有所不知,”

那小二叹了口气说道:“小店一开始以为养匹马而已,是个轻松的伙计,却没想到,那马缰绳栓不得,马具上不得,井水喝不得,干草吃不得,白天热不得,夜里冻不得,脾气又臭又硬,比我见过最挑剔的顾客还要难伺候。

小人我这些天天不亮就得起,给那大爷取山泉,割嫩草,还要一天三顿的水果点心伺候,就这,那匹马还整日的闹脾气,搞得小人每日战战兢兢,觉都睡不好了。

所以啊,小人如今听到跟马有关的事就头疼,实在不敢再养上一匹,还请客官见谅。”

“原来如此,”

武凌云惊讶说道:“这世上竟有如此挑剔的马,这种待遇,简直比人还金贵几分,看来它的主人往日对它必是十分宠爱。

不过你放心,我这匹马可是正常得很,性子温顺,你就放心的养着,只要栓在马厩里,有清水干草即可。”

那小二闻言犹豫片刻,又仔细看了看武凌云牵着的马,见它的确很是温顺,这才点头同意,带着它向后院行去。

武凌云孤身一人,转身离开,向着江陵府的方向赶去。

一柱香后,他终于来到了城门附近。

但看着城门处密布的禁军,和城墙上下不停巡逻的守卫,他的眉头也深深皱了起来。

如此严密,他只能从别处小心进城。

然而就在这时,几个黑影却在城楼上一闪而过,让他瞬间瞪大了双眼,死死地望着那处

“影卫”

看着黑影消失之地,武凌云的眼中带着极重的恨意,双手也不觉紧紧地握了起来。

在他手中,墨刀轻鸣,仿佛在等待着自己出鞘的那一刻。

许久之后,他突然重重的呼了口气,不再看城楼一眼,而是转身向别处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