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忘川河底,羊角铜灯(1 / 2)

大道之上 宅猪 0 字 1个月前

 沙婆婆脸色阴晴不定,就算陈实没有被大鲧咬死,也会失落在忘川河中,无法归来,她同样也无法向陈寅都交代!</p>

“没有了麻绳,他便无法从忘川河归来……此事都怪我贪心,竟然想利用这孩子去忘川河寻找那件宝物,结果害了他!早知如此,直接告诉他那座古庙在何处便是。”</p>

她心中悔恨不已,只是事情已经发生,自怨自艾于事无补,如今要做的,那就是查看一下,陈实是否真的死了。</p>

倘若未死,再做补救。</p>

若是死了……</p>

“那就只能向老陈头以死谢罪了!”</p>

沙婆婆咬破右手食指,以自己的血在空中画符箓,所画的正是招魂符。</p>

说来也怪,她的血竟飘浮在空中,丝毫没有落下的趋势,仿佛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束缚住。</p>

随着沙婆婆手指移动,一张长达三尺,宽仅二寸的符箓被她书写出来。</p>

上头是三清敕令文,文下是三魂七魄罡文,形态简洁。</p>

凭空画符,这等造诣,可谓惊世骇俗,是符师梦寐以求的成就,然而沙婆婆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太,丝毫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p>

这张招魂符迸发出的招魂之力强横无比,顷刻间便跨过阴阳两界,直达阴间!</p>

沙婆婆自知自己犯了大错,因此与平日里的招魂咒不一样,此次画的招魂符动用的是自己的心头精血。</p>

心头精血至刚至阳,数量极少,也就仅够画一张符箓,但威力却非同小可。</p>

倘若陈实果真已死,就算被抓到阎罗殿上,仅凭这道符箓,她也能把陈实的魂魄从阎王的手里夺回!</p>

然而,这道符箓燃烧殆尽,沙婆婆也未能将陈实的魂魄召来。</p>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p>

沙婆婆松了口气,随即足下一顿,便见小老太婆的影子突然在地上枝枝叉叉般四面八方生长,从影子里生长出五只青面獠牙的鬼王,屹立在空中,叉手听令。</p>

沙婆婆心念微动,五鬼呼啸而去。</p>

片刻后,无数砖石飞来,在短短片刻便在德江边搭建了一座长宽各三丈六,高一丈二的祭坛。</p>

五尊鬼王手持大旗,屹立在祭坛的五个角上,分踞五行。</p>

沙婆婆取出文王鼓。</p>

此鼓是一个像鼓非鼓,似锣非锣的奇特乐器,只有一面蒙皮,另一面却是空的,鼓中有绳索交叉,可以用手抓住。</p>

上次陈实在阴间听到的沙沙的鼓点声,便是这件乐器发出的声音。</p>

沙婆婆摇响文王鼓,顿时阴风阵阵,霎时间德江江面上如同进入黑夜,连太阳的光芒也无法照入这片黑暗。</p>

“老身这辈子从阴间召来不知多少鬼魂,得罪了太多的阴差鬼王,这次出手,只怕会引来不少老对头的注意,趁机寻仇!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p>

沙婆婆叱咤一声,鼓声震响,黑暗中一条青石道路从祭坛上哗啦啦向江中铺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