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三块白布(2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9个月前

王岚平穿戴洗漱之后便去丞相官署出值了,今天要做的事有很多,也是他限期清查各类耕地的最后期限。只要拿到数字,下一步便是最难的一步,平均分配耕地,真正做到耕者有其田。但后果一定是风云突起,他也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管他东南西北风,老子就会一招,杀!

大明王朝这艘破般也是时候散架了。

**

李定国的府邸也在晨曦中开始醒来。宅子是朝廷赏的,不过由于他现在还没什么积蓄,请不起家丁,只从守备衙门里调了两个兵丁暂时来帮下忙,人丁不旺也使这座大宅院显得很冷清,但宅子虽冷人却异常兴奋。

大清早的李定国刚刚从洞房花烛夜的新床上,一转头便看到如雪正侧卧在旁边,手托着太阳穴,正痴痴地看着他,像是在欣赏一幅美妙的画卷一般。

忠义侯李定国头一次和女人这么近距离。昨天晚上的疯狂他好像有点想不起来了,酒精在作怪,只依稀记得他和如雪颠澜倒凤了很久,至于那到底是种什么感觉,我|操,全他|妈忘记了。

如雪秀发松散,双目含情。

“夫君,你醒了!”

李定国有些不太适应这种称呼,憨态可掬地点了点头,“呀。你,你也醒了,睡得好吗?”

如雪身子一低,将头依进他的臂弯里。挪动了几次身体,找了个舒适的姿势。

“好像做梦一样,这么多年以来,如雪头一次睡得这么踏实”

李定国紧搂了一下她光滑的肩膀,“为什么这么说,你。你那个女匪首小姐对你不好吗?”

如雪娇拳在她胸口上捶了一下,“不准这么说我家小姐,在昨晚之前,她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她对我很好,从来不拿我当下人,只是和她在一起总觉少点什么,但又说不出来是什么”

“家,家的感觉”李定国插口道,他心里也这么想。

如雪忙直起了身子,看着李定国,“对,就是这样的感觉,有家的感觉就是好,再也不用颠沛流离了,也不用担惊受怕的过日子了,夫君,你,你会对我好吗?”

李定国很是肯定地点点头,“以前我孤家寡人,总觉得人活着的唯一目标便是活着,现在有了你,你就是我的目标,我会用我的一切来让你开心快乐”

如雪又重新躺下,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却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好像是宋宪,这小子昨天晚上就住在对面,那是兵丁临时布置出来的新房。

李定国直了直脑袋,摸着如雪的粉脸道,“如雪,我得起来了,要去衙门当值了”

如雪却没有松手的意思,她很怕这一切都是梦,来得快去得也快。

“丞相不是给你放假了吗”

李定国道,“丞相是想让我多陪陪你,可现在南京城里的情况太复杂,很多人看不惯相爷的作法,我帮不上什么大忙,可为了报答丞相的恩情,我得近快熟悉起守备衙门里的事务,守备衙门是城防要职,相爷如此看中我,我不能让他分心”

如雪鼓了鼓嘴,不情不愿地爬了起来,“那好吧,如雪伺候夫君起床”

还真别说,这身边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一番梳洗打扮,丫鬟出身的如雪很会做这些事,有条不紊,很快就将忠义侯给收拾得干净利索,换上侯爵服饰,那真叫一仪表堂堂。

忙完夫君,如雪又转头去整理凌乱的床铺,掀开被子却发现昨天晚上压在她身下的那块白色的方巾上腥红点点,如雪脸上发热,拉着李定定过来看。

“夫君,我,我把一切都给你了,从今天起如雪就只属于夫君一个人,夫君可不能辜负我”

李定国心中感激,人生得此女还有何求,“有了如雪,给个神仙当也不换,只羡鸳鸯不羡仙”

二人紧紧相拥。

出了房门,李定国一眼便看到在院子正中那只穿着一身单衣的宋宪还在那傻笑。

李定国紧走几步过来,边走边喊道,“宋大哥起得够早呀,昨夜我府上招待不周,赎罪”

走近了宋宪,却发现他正低着头看放在石桌上的某样东西。

看到李定国过来,宋宪兴奋地扯着他的胳膊,指着那石桌上的东西说,“瞅瞅,这是个啥,太他|妈意外了,我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你好好瞅瞅,这,这是真的吗?”

李定国一看,哎呀,夫妻私人之物,和如雪刚才让他看的东西是一样的,就是血渍的花纹不一样。

“不是吧?”李定国也惊讶了,“嫂夫人不是那,那……里面出来的吗,哦,对不起,无意冒犯嫂夫人,只是这,这……太不思议了”

在李定国的理解里,从那青|楼里出来的女子是不太可能还是处|子之身的。

宋宪哈哈大笑,“别说你不相信,我也是大喜过望呀,南京城传言小香君卖艺不卖|身,果不其然,哈哈”

这时,宋宪住的那屋子的门‘咯吱’一声响,如花一般娇艳的李香君请移碎莲而出,站在门口施着礼,“忠义侯早安,夫君早安”

李定国愣了下这才想起来还礼,拱手弯腰,“定国见过嫂夫人”

“哇,宋夫人真漂亮”如雪的声音从李定国身后飘来,她轻快的脚步走过宋宪的时候也施了一礼,但很快就朝李香君走了过去,围着她上下打量。

一个女人美到连女人都惊叹的地步,可能这种美是无法用文字来形容的。

李香君倒是习惯这种注视,蹲身施礼道,“妾身见过忠义侯夫人”

如雪头一次听到人这么称呼她,心里不免一阵欣喜。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宋夫人真的是太美了,宋将军,你真有福气”如雪虽然有着不俗的姿色,可在她面前都免不了有些自惭,到底是红透了南京城的女人,如今却为宋宋独占,何止是幸福。

宋宪喜上眉梢,与李定国对视一眼,各自心中喜不自胜,哈哈大笑。

两对新人穿戴一新,梳洗完毕后用过早膳,便叫来两辆马车,要同去相府答谢,毕竟这二人的大谋人都是相爷,尤其是宋宪。

来到丞相府却听门子说相爷一大早就去丞相官署当值了,女人不太适合去衙门,于是,二人便让两位新婚夫人先去相府的后院与里面的几个丞相的红颜知己见见面,他们两人则同往丞相官署。

入了衙门,一打听,丞相此时正在军政左司和郑森交谈,现在丞相衙门里一共设有三大衙门,一为军政司,二为财政司,三为吏政司,与皇权的朝廷六部分庭抗理,互不相属,但相权的三司则实际掌握着大明朝廷的军、钱、吏的大权,六部行同虚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