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寸寸青丝(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7个月前

 郑芝龙听了也不免一阵胆寒,王丞相别看年轻,可杀起人来和切白菜没区别,下手狠着呢。,

甘辉又道,“公还在犹豫不决?联姻对公有三大好处,其一,不管丞相称不称帝,这朝廷的实权都在他手里握着,郑家拉上这个靠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其二,公子和四爷都在他手里攥着,将军若是摇摆不定,公子与四爷凶多吉少;其三,公想成就海上商业帝国,必需要以大陆为根基,郑家水师匹敌天下,但陆师决不是中原诸军的对手,若是王丞相不西征而南下,那郑家只能漂零海上,成无根之人,这一点恐怕水师的官兵决不答应,将军这是在自毁长城”

郑芝龙终于用力的点点头,心中决心已下。

“好,就依先生之言,赌它一把”

“不是赌,而是大道通天,郑家从此龙游大海”

二人哈哈大笑。

但郑芝龙一定猜不到甘辉的小心思,甘辉什么人,胸藏安国策,心中百万兵,他早就看穿了郑芝龙是个胸无大志之人,跟着他混跟定没什么好前程,何不怂恿他投靠王丞相,那自己不就顺理成章也会跟着去,凭自己的本事,借着郑家的关系搭上丞相,何愁不混个开国功臣当当。

甘辉建议道,“将军若是不嫌弃,在下愿前去与那张尚书一会,替将军达成这联姻之事”

郑芝龙求之不得,“甚好。甚好,此事若成,我一定向朝廷保举先生”

“在下领命。告辞”

“好好,我去和说,我这丫头,哈哈,想不到咱郑家还有这当皇后的命,哈哈”

**

郑家大院在福州也是出了名的深宅大院,别看郑芝龙盗匪出身。可他的几个儿女却都是知书识礼,郑森自不必说,小女郑思佳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琴棋书画样样通,更有着一手尚可的女红,自小随哥哥郑森在扶桑长大,本名田川巴嘉思。十岁那年回到大明。取汉名郑佳思,精通日语、汉语、葡萄牙语,甚得郑芝龙的喜爱。

这几年提亲的媒人是送走一茬又一茬,郑芝龙舍不得呀,嫁谁都觉得委屈了女儿。

郑芝龙来到内宅,见过了其妻翁氏(日籍田川氏,四川氏之母改嫁在日华侨翁姓之人,便也可称翁氏)。说起这小女的婚事。

扶桑女人是出了名的顺从男人,这种事她也不拿主意。当即便表示一切听夫君作主,若是真有那好人家,女儿也早就到了出阁的年纪。

郑芝龙很高兴,便又来到了女儿的阁楼下,一抬头便见女儿佳思正临窗读书,她是那么认真,连郑芝龙都不忍去打扰。

但女儿的终身大事还是得和她说说,郑芝龙常年与洋夷打交道,对待子女的婚事也比较开明,当下便径直走上了女儿了阁楼闺房。

‘咚咚’

“女儿呀,是爹”郑芝龙敲着门。

屋里传来登子挪动的声音,不一会,丫鬟拉开了房门,郑佳思在窗边双手合在腰际,蹲身行了一礼。

“女儿见过爹爹”她很尊重礼仪,严守儒礼。

郑佳思一袭粉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黄色的牡丹,衣襟处用锦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绣着蓝色的海水浮云图,胸前淡黄色锦缎裹胸,腰间系一青绿色丝带,纤腰不盈一握,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几分雅致,郑佳思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美得让人心旷神怡。

郑芝龙满脸笑容,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见到这个女儿,他就什么烦心事都没有,女儿那就是他的掌上明珠。

“女儿快免礼,和你说过多少次,在家里不用老是行礼,快坐,坐,你在看书呀”

郑芝龙走过去随手翻了翻倒扣在桌上的书籍,郑芝龙学识不深,对书本无感。

“女儿正在读一首诗,要不,女儿背于爹爹听听”

郑芝龙洗耳恭听,坐下道,“好好,我就喜欢听女儿给爹念诗文了”

其实他一点兴趣也不感,但女儿喜欢这东西他就喜欢。

郑佳思轻移莲步,将手指按在嘴唇边,轻声细语,甜甜的声音娓娓而来。

“龙池九曲远相通,杨柳丝牵两岸风;长似江南好风景,画船往来碧波中”

郑芝龙哪里知道这些东西,但为了陪女儿高兴,也连连点头道,“恩,好诗,好诗,我女儿写的诗就是不一般”

郑佳思‘扑哧’一声,掩嘴而笑,走到桌边给爹倒了怀茶。

“爹,您老是这样,这诗哪是女儿写的,这是五代十国时花蕊夫人的诗,女儿只是陶醉在诗中那美丽的景色之中”

“呵呵!”郑龙芝拍脑门一笑,“那也是好诗,能让我女儿喜欢的诗一定是好诗”

郑佳思晃动着香肩,“爹,您再这样说,女儿不理你了”说着樱红小嘴连连直厥,十分俏皮。

郑芝龙摸着脸上的络腮胡子哈哈大笑。

“女儿呀,爹想和你说件事,你,先出去”郑芝龙指了指屋时的两名丫鬟。

“何事?”

郑芝龙脸有难色,干笑了几声,“这,这话本应该是你母亲来说,可你也知道,你母亲不是中原人,不太了解中原的婚嫁之事,所以,这”

郑佳思粉脸添红,忙一提罗裙起身道,“爹爹莫不是要催着女儿出嫁?”

“不不”郑芝龙连忙摆手,但马上又道。“当然了,女儿你也长大了,爹再疼你也不能耽误了你的终生大事。女孩子吧,终归是要嫁人的”

郑佳思忙走到他身后,轻挥粉拳,给爹捶着背,撒娇道,“爹,女儿还小。不想离开爹娘”

郑芝龙道,“你都十八了,你娘十六岁时就嫁给爹了。爹告诉你,爹这次可是给你挑了个好夫君,你,你想知道吗?”

“不想!”郑佳思的脸上红霞满天飞。十八岁正是少女思|春的年纪。而她又对前人写的诗词歌赋感兴趣,那里诗词里多有那充满着浓浓的男女之情的句子。

有一次读到白居易长恨歌,郑佳思着实脸红心跳了好多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