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端阳正日(2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9个月前

从年初到现在,也不过过去四个月时间,而就在现在,王岚平已经将南直隶七府以及南京城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手里,田亩、赋税、人丁、军队,最重要的便是名望。丞相的名望已经在七府迅速传播开来,皇帝是谁?爱是谁是谁,有丞相在,就有好日子过。

放眼江南仍属明廷的行省,尽管很多封疆大吏都在极力巴结王岚平,但王岚平也明白,这是没有损害到他们自身的利益,现在各行省的总督、巡抚几乎都是草头天子,军政财权行政一把抓,随便拎出哪个来实力都不弱。

所以,尽管王岚平现在的权力如日中天,这改朝换代的事情他还不敢想。

**

相府和礼部南下迎亲的队伍还没出南直的地界,而皇帝赐婚的圣旨就已经六百里加急下到了福建。

在府里闭门谢客的郑芝龙只穿了件汗褡,左右都有仆人在扇着风,快五月的福建天气已经很热了。

郑芝龙坐在前厅里,拿着圣旨左看看右看看,心中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能得到皇帝赐婚,这是无上的荣耀,能与当朝丞相做翁婿更是求之不得,可问题是这事来得也太快了些吧,他给南京的四弟去的书信这才刚走半月有余,赐婚的圣旨就到家了。

郑芝龙能猜测到的解释之有二个,要么是老四郑鸿奎在南京城里起居八座,能呼风唤雨,但这也不可能哪,要么便是那王丞相早有此意,为免夜长梦多,婚事宜早不宜迟,搭上咱老郑家那就等在在朝外给他王丞相找了个天大的外援,猜来猜去,好像也只有这样才说得通。

正在郑芝龙纳闷的时候,下人秉报,说小姐来了。

郑芝龙愣了一下,忙将赐婚的圣旨给塞到一旁的花瓶里,装模作样的品着茶。

“爹,您别藏了,女儿都知道了”

却不料这一幕都让刚到厅外门一侧的郑佳思给瞧了个真切,忍不住用一种不算埋怨的语气揭穿着,随同来的还是其母翁氏。

郑芝龙站了起来,从仆人手里接过扇子,迎向了女儿,一边替她扇着风一边尴尬笑道,“其实爹也就早上刚接消息,还没想好怎么合女儿说,这哪个下人嘴没把门的,乱说,夫人,请”

别看郑芝龙五大三粗的莽汉样,对女儿和夫人郑是恭敬有加。

翁氏双手合握在腹,议态端庄,弯腰对夫君款款一礼,扶桑女人那是出了名的贤妻良母,处处都有礼有节,但眼圈却是红红的,定是也刚刚知道了女儿的婚事,要嫁到南京去那么远,心中不忍分离呀。

“夫君,你真忍心将女儿嫁到南京去?”

今天的郑佳思依旧娇容靓丽不减,一袭不算太紧身的粉红色丝质绣装,轻盈而凉爽,下罩一件绿烟散花裙,腰间用条淡黄色的丝巾束起纤腰,在小腹处系成一个蝴蝶结,肩披一层薄薄的翠烟衫,说不出的的纯真,道不完的妖娆,看不够的花容月貌。

郑佳思也说不上不高兴,男婚女嫁是很人伦之事,她常年与书籍琴弦为伴,这个道理还是懂的,但就是她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前些日子她还以为爹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今天就听丫鬟偷偷告诉她,福州城里已经人人尽知,皇帝亲自下旨赐婚,将自己许配给了当朝丞相王岚平,圣旨在早上便到了爹爹的衙门里。

哪个待字闺中的少女不思|春,一想到自己就要嫁人了,对方长的什么样,是高是矮,是美是丑,是才子还是武夫,她一概不知。

心中忐忑,郑佳思越想越面红耳赤,惹得几个丫鬟都难禁偷乐,可她也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婚姻的事都是父母做主,嫁谁她都不会反对,她唯一的想法就是想提前对自己的夫君有点了解,别等过了门去了夫家却失了礼数。

郑芝龙摸了摸额头上的皱纹,“这,这不是皇上赐婚嘛,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来来,夫人请坐,别难过,皇上赐婚这是咱郑家莫大的荣幸,女儿呀,你告诉爹娘,你同意这门亲事吗?”

郑佳思哪有主见,她来是打听王岚平的,当下便扶着娘坐好,接过爹手里的扇子给二人扇着风,久久没有说话,沉默不语,半晌才将扇子压住嘴唇,红着脸道,“女儿听爹娘做主便是”

郑芝龙哈哈大笑,拉起翁氏的手道,“看看,看看,咱闺女多懂事,都是夫人平时教导有方呀”但很快,他脸上的笑容便止住了,转而一个叹息,依依不舍地看了郑佳思一眼,摇摇头道,“我郑芝龙刀口舔血半世,身边也就森儿和思儿,如今你那不听话的哥哥远在南京,老二也远在扶桑,现在女儿又要离我而去,夫人,你,你不怪我吧”

翁氏落落大方,投之一微笑,“老爷言重了,妾知道夫君挑的女婿一定是万里无一的,定是亏待不了思儿,就是路远了些,一去也不知何年才能回躺娘家”

郑佳思也是眼圈一红,拉上娘的胳膊,“娘!”

一声娘,离人肠,心儿彷徨,脸儿娇娘,左依依,右惶惶,思个情郎在他乡。

郑芝龙听了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养了十多年的女儿,出落得这般水灵,却突然就要嫁给连面都没见过的远在两千里之外的王丞相,失落呀,圣旨说得很清楚,旨到之日起,郑家只有十天操办嫁妆的时间,礼部定下日子了,五月初五端阳日,大喜,宜婚嫁。

这时,郑佳思却轻轻对母亲使了个眼色。

翁氏会意,便道,“夫君你对思儿要嫁的这位丞相了解多少?”

正在这时,门子在外高声来报,“秉老爷夫人,朝廷兵部尚书张煌言张大人来了”

郑芝龙愣了愣,一拍脑门,全明白了,笑道,“待我为你们打听一番,你们先退到屏风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