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江山美人(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9个月前

 宋宪嘿嘿一笑,回头俯身过去低声道,“凉你这木头脑袋想破你也想不明白,还是我点拨点拨你吧,记着,欠我一顿酒哦,十八个菜的那种大席面的”

趁人之危用的正是时候,还能让对方一点反感都没有,宋大力这时候别说十八个菜的席面,就是十八桌他都不在乎,忙一脸期待地道,“成成,你说,不过可要物有所值”

宋宪得意洋洋,四下环顾,两人正处在院子正中间,相府的家兵都站在门口,方法、芸娘还有方菱也都将身子紧紧地靠在前厅的窗户上,正屏息宁神地想听清楚里面的动静,没人注意到院子中间两人的举动。书轩网一路有你wWw.duLaiDW.Com

宋宪凑近宋大力耳边,压着声音道,“别说是打了皇后,就是皇上被打那都不算个事,你好好琢磨琢磨,就你和后|宫那两宫妃那点猫腻,除了皇上和你婆娘不知道,这兄弟几个哪个不门清,包括相爷”

宋大力脸上一惊,和宫妃有私|情这可是触犯果极刑的大罪,“操,你小点声,都……都知道了?”

宋宪哼哼一声,“你以为人都是傻子,只是没人愿意说而已,你见天的给她们又是送吃的又是送药,伺候她们比伺候你老娘都有心,无事献殷勤非奸及盗”

宋大力尴尬笑了笑,伸出手指作了个禁声的动作,小声道,“没法,俺这人见不得女娃娃受苦,你是没看到,那两娘娘身上被皇上都给打得没一块好皮肉了,我要不帮她们,她们早都死在后|宫里都没人知道,两个没封号的女人,死了连块坟头都找不到,你说这忙我能不帮嘛我”

宋宪伸手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那也是皇上的女人,就是在那放烂了你也不能动,算了算了这事也就咱哥几个和相爷知道,咱知道不打紧,哪天让你婆娘知道了,小子,那就不只是跪在这里这么简单了”

宋大力忙挥挥手打断他,“这事打住,你捡要紧的说”

宋宪道,“得,你想想,你和那两宫妃眉来眼去少说也两三个月了吧,相爷问过你没?”

宋大力皱眉一想,反问着,“兴许他不知道,不不,他肯定知道,那你说他为什么不管不问?”

宋宪道,“依我看,这个紫禁城里的一切在丞相眼里早就如一块坟堆,放在那只占块地,铲了吧又一时没有称手的家伙,至于这坟头什么时候少把土,什么时候缺了草,他不关心,你玩娘娘这事他睁只眼闭只眼的事,你还怕你不上手呢”

宋大力一个脑袋两个大,“为,为什么?”

宋宪意味深长一笑,“嘿嘿,玩了皇上女人你还有回头路可走吗?从今往后除了丞相谁也保不了你”

宋大力的眼都瞪得溜圆,惊讶得嘴都合不上,好半天才喃喃道,“哦,你的意思是说丞相要,要取而代之?”

宋宪忙捂上他的嘴,“你|他妈小点声,作死呢,你不是一直都盼着这事吗”

“哦哦,嘿嘿,老子等这天都等不急了,不对呀,可丞相为什么要罚我,还不告诉我原因?”

宋宪摇摇头,苦笑一声,这小子呆得可以,“你呀,你是自己找罪,我问你,杜小姐入宫的时候是不是你当值”

“是呀!”

“这事你有责任不?”

“怪我事没考虑周全”

宋宪又问道,“那皇后被打的事有几人得知?”

宋大力侧脸细细一想,忙道,“不少,听说在场的五六名宫女和太监都看到了”

“谁问你这个,我问的是当时在这禁宫之外谁知道这事?”

“没人知道,宫里的事外人怎么知道……”宋大力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了,眉头紧堆,又猛然一展,“哦,对对,午间发生在禁宫里的事,还不到晚上就全城尽知了,是呀,这是挺奇怪的,不应该呀”

宋宪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你小子总算是转过来弯了,不容易呀,我敢保证杜小姐什么事都不会有,相爷罚你并不是因为皇后被打,只是因为封锁严密的禁宫怎么可能有消息传出来,是谁传的消息,咱俩都大意了,看来这紫禁城里还有咱们没照顾到的地方,这事我也有责任”

宋大力将拳头紧紧地攥着,相互捶打,“老子这就回去将紫禁城给掀过来,看看是谁跟咱过不去”

宋宪忙道,“你疯了,刚还夸你呢,这事能大张旗鼓吗,我可警告你,没有丞相的话你别对皇上无礼,再怎么说他也是一朝天子,咱们现在还是他的臣子呢,君父君父,视君如父,咱就算不拿他当爹也不能拿他当孙子不是,规矩点,好了,你先在这跪着,我去找相爷,这事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相爷要问你你心里有底吧?”

宋大力木纳地点点头,“嗯,差不离”

转身离开的宋宪仍有些不放心,一步一回头看着他,脚步不减,几步便来到前厅的门外。

侍卫方法见他似要进去,忙以手作着禁声的动作跑了过来。

“宋将军,别进去,里面正海誓山盟呢”

宋宪正在整理衣甲打算通报姓名,听方侍卫这么一说,便问,“相爷在里面?”

“当然在,杜小姐也在,不过一会不能叫小姐了,得叫夫人了”

宋宪愣了愣,指着门道,“在这就收了?在这关口,相爷还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一点都不在乎呀,你听听,这大门外来了多少人,没有一千也有七八百,相爷到底什么意思呀,也不给个准话,要打要杀吩咐一声也行呀”

方法嘿嘿一笑,将他拉到一边,“什么意思我哪知道,对了,还没向你道喜呢”

宋宪不解,“我,我有什么喜,我都快愁死了”

方法笑道,“装,装是吧,娶了南京城最漂亮的女人就藏在家里也不带出来给哥几个瞧瞧”

宋宪哼了一声,“嘿,小子,我媳妇你瞧什么,告诉你,朋友妻不可欺,你可老实点,哥哥我认你这兄弟,我这手里的刀可不认识你”

方法一咧嘴,“说什么呢,我说的事你婆娘有喜的事,两个月了吧,真有你的,我一直就不明白,你说她以前是做那行的,怎么能有喜呢,你说奇怪不?”

“去去去,怪了,这事就我夫妻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宋宪很不可思议,他的夫人李香君出身妓|院,虽然是卖艺不卖|身,可名声终归是不好听,所以当李香君说她有了宋家的骨血时,宋宪却不好意思到处申张,两夫妻的保密工作自问做得很好。

方法哼哼一笑,“宋将军,锦衣卫是做什么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宋宪愣了一下,忽的脸色大变,“你,你是说丞相在监视我?”

方法忙摆摆手,“这叫什么话,这是锦衣卫份内的事,上至皇亲下至百官哪个不在锦衣卫的眼界之内,我要说不是这个,你想想,你的事丞相一清二楚,可为什么从大内传出来的消息他却比别人晚知道,宋将军,你和宋大力将军同为禁宫掌事,这到底是你的责任还是锦衣卫的失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