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人定胜天(2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9个月前

“说话呀,皇上怎么了?”金贵妃那威严的一幕又出现了,她突然觉得身后有个依靠在支持着她,但那人不在是皇帝,因为自始至终她在这奉天殿里发出的每一个命令,王岚平都没有阻止她。

“回娘娘,皇上,皇上的脉象,多,多属代脉之象,是为脏气衰微,用疼痛而至体内多有脏器受损,亦有惊吓之症”

金贵妃道,“说简单些,到底是什么病”

二人相视,良久才用颤抖的声音道,“微臣斗胆,皇上之症,多半,是,是失心疯”

这话一出,金贵妃和王岚平都站了起来,齐声道,“失心疯?”

金贵妃看了王岚平一眼,转头又对御医道,“何故会有此症?”

御医咽着口水,“多半为精神受重创所至”

“能治好吗?”

两名御医又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如此急症,微臣等不敢擅断,容臣等回太医院会诊之后再做定论”

金贵妃突然道,“宋宪,将此妖言惑众的庸医拉到殿外,斩了”

宋宪一脸惊讶,看贵妃那说话的样子,不像是假话,而且看起来是那么有威摄力,皇贵妃依然是不减半分威风。

宋宪不知如何,只得将目光投向了王岚平,可王岚平却面不改色,一句话不说,任由着皇贵妃当殿号令。

“没听到本宫的话吗,斩!”

那听说要被杀的一名御名当场吓得晕了过去,另一个磕头如倒蒜,连连求饶。

宋宪也无法,丞相不表态那就是默认了,得,又当回刽子手吧。

殿外,大刀寒光一闪,一颗人头滚落。

金贵妃脸上毫无表情,幽幽地对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另一名御医道,“说,皇上的病能治吗?”

“微臣尽力而为”

老太医行医几十年,这种病从来都不是治好的,就算能有恢复的那一天,那也是经年累月长期的调理,而且治愈率极低,当然也有可能只是病人突然一世心智郁结所致,没准几天后便自行恢复也说不定,到底这失心病算不算一种医家所能医的病症,历来饱受争议。

皇帝得此恶疾,不管是在哪朝那就代表着太医院里的太医要人去楼空。

“恩,从今天起你就住在宫里,所需药材可让人去太医院取,下去吧”

朱由崧暂时被人抬去了乾清宫调养,从开始到结束,王岚平始终没怎么开口,他一直在注意金贵妃的言行,这个女人的转变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从刚开始误听皇上死讯到发号施令处理一切,都那个井然有序,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显得很是得心应手,看得出来她掌控全局的控制力那是远胜他所见过的女人,只是在有些地方还是会暴露出一些女人先天性的考虑不足,但这已经难能可贵了。

奉天殿很快打扫干净,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地面清洗得连半点血腥味都闻不到,一转眼的工夫好像这里什么也没发生过。

皇上突然疯了,这一突变王岚平也不知道对自己来说是好还是坏,不过有一点对自己肯定是有好处的,那就是在皇上的病没有好之前,再也不用担心皇上的威胁了,剩下的便只要慢慢去解决朝外的势力。

时间还多得是,今天在奉天殿当值的所有宫女太监全都被金贵妃打发到冷宫中去做杂活,也许这辈子都不太可能能见到宫外的人了,至于目睹整个过程的羽林卫的兵卒也被宋宪调到了军械库做库兵,消息应该是不会外露。

奉天殿外,王岚平独自站在汉白玉的御街上,凭栏而望,按他的计划,在平定四川之后继而顺江而下,逼李顺伪朝臣服,再之后,借着大军班师回京的气势他将彻底抛弃这个千疮百孔的大明王朝,逼朱由崧退位,自己君临天下,不管是民望还是在军中的威望,一切都水到渠成,没人敢说一个不字,这一切至多不会超过三五年。

而现在皇帝的突然不知人事,也许将会打破自己的计划,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皇上的病情总有一天会传出去,杜宁宁与皇后起争执的事不就是几个时辰便传出宫外了吗?皇上的事又能瞒多久,如果外臣一旦知道皇上不能理政,所有的脏水都会泼向自己,残害君父的骂名就算自己称了帝也是一辈子都洗刷不掉的,看来这改朝换代的步伐该提前了,时间不等人了。

重新打扮一新的金贵妃再次来到了奉天殿,随身的宫女都远远地站着,她独自走到了王岚平身后。

“王丞相,你在想什么?”金贵妃的声音中规中距,好像皇上的病情丝毫改变她的情绪。

王岚平忙转身见礼,“回贵妃娘娘,臣没想什么,仪仗一切就绪,娘娘如果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起行了”

出宫去看皇子是金贵妃梦寐以求的事,纵使皇帝病了,也不能改变行程,谁知道下一次丞相给不给她这个出宫的机会了。

金贵妃走脚下无声,步态端庄,来到汉白玉的凭栏前,侧对着王岚平,“王丞相,你看这皇宫像不像是个牢笼,外面的人想进来却进不来,里面的人想出去却又出不去,世人只知天子高高在上,却不知天家的孤寂和无奈,自古以来想坐上这九五之位者比比皆是,到头来都成黄粱一梦,为何就不能和睦相处,共享这太平盛世”

金贵妃也许不是个贪恋权势的女人,可她却想永远地保住自己的位子,最好就像这样一直下去,天下再无反贼。

王岚平道,“臣少智,无法回答娘娘的话,不过臣家乡有一句俗话,不怕天旱,只怕锄头断”

“何意?”

“人定胜天”

金贵妃欠了欠宽大的锦袖,看着他,“天,无欲无求,不过是顺其自然而已,人为何要逆天而行”

金贵妃的言外之意是想表明皇上的心思,皇帝只想安安稳稳地做个太平天子,只要你不谋反,皇家将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王岚平扬扬嘴角,拱手道,“臣老家还有一句话,要吃辣子种辣秧,要吃鲤鱼走长江”

“这又作何解?”

“意思就是说如果人想得到某些好处最好的办法不是假手于人,于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金贵妃身形一颤,“你,你就这么想吃鲤鱼?”

王岚平又是一笑,拱手道,“宁可做错,不可错过,娘娘,时辰不早了,该去詹事府了”

金贵妃没有回答,一声不响地走下了台阶,这时太监刘宝忙唱响,“皇贵妃摆驾詹事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