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南北交溶(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7个月前

 (); 处理丞相婚庆事宜的礼部官员没有料到福建水师来得这么快,迎亲队浩浩荡荡一千余人刚刚赶到松江府境内就接到松江知府的消息说是福建水师已至。

按国公府次夫人方菱的要求,此次迎亲使团没有由王岚平亲自去,按说这迎接新娘子得新郎倌亲自上阵,但聪明的方菱一听说丞相将这事交由她定夺便明白了,丞相不愿意去,至于不去的原因她不得而知。

所以迎亲使团由礼部职方司主事的一名五品郎中带队,一路载歌载舞,吹吹打打,热闹一时。

松江府也就是今天的上海,据南京城少说也有三百里路,正常快马也得三两天,所以迎亲队先是自镇江登上长江水师的战船,日夜兼程。

正好,迎亲使团刚刚出现在海边码头处,便和登陆的送亲使者相遇,方双交换喜碟,寒暄客套一番,马上鼓乐大作,沿岸锣鼓喧天鞭炮惊天动地,闻讯赶来的周边百姓也跑出来凑热闹,一打听才知道这是当朝丞相的未婚妻,是赫赫有名的郑家的闺女。

为什么如此大的事民间却知之不多,这主要是王岚平漠然置之的结果,郑家既然答应结亲,那就表明联姻之事已成定局,就不能再过于在朝野拔高郑氏的地位,要做出一幅丞相娶你郑家的闺女那是给你郑氏脸的姿态,郑家想出人投地还得仰丞相鼻吸,王岚平之所以要这么做,那是为日后彻底除掉郑氏埋下伏笔。

新娘子郑佳思一面怀着满腔的乡愁,一面怀着对郎君的憧憬,在喜气洋洋的礼乐声中,换上小舟登上了岸,随后便由礼部官员宣读了皇上的圣旨,这郑王结亲是皇上亲赐,总得正式一些,当然这圣旨是在早在很久之前就拟好的。

随后郑新娘坐上了定国公府派来接她的八抬大轿,前呼后拥前往南京城,只是此时已是五月初三,离大喜的日子只有两天了,从陆路走肯定是来不及,唯有借用长江水师或福建水师的快捷战船星夜兼程才不会耽误。

所以,刚过松江城,婚队便在江边码头换乘船只,从水路去往南京,而在这几次转换赶路的过程中,却没有人在意为何福建水师的船只迟迟不动,一直就停泊在松江入江口。

整个北来的福建水师帆樯林立,四百条大小战船沿着海岸线一字排开,精铁铸造的炮口在阳光赫赫生光,旗帜鲜明,威武雄壮,比长江水师那个精良多了,水手也多出自渔民和各国海盗,各种肤色的都有,连黑人都有,他们穿着明军的军服,看起来格外引人注目,别看这些人连句汉语都不会说,但绝对是郑氏水师的中流砥柱,他们能熟练操作各式火炮火器,又由于他们身处异国他乡,又不能回到,想在东方这片土地上活下来,那就只能比当地人当加努力。

四百条战船分作前中后三队,前军千户由施琅统帅,中军为洪旭,后队为刘国轩,三人都对海战格外精通,最近一次福建水师的海战发生在一年前的吕宋群岛,其实这次海战和郑家没什么关系,起因是盘踞在琉球(台|湾)的荷兰人而起,荷兰人占据琉球已经十多年,建立了坚固的城堡,去年,三艘满载货物的荷兰商船从高雄港出发,在十艘战舰的护送下归国,途经吕宋群岛时被海盗盯上发现,其实这不是什么海盗,而是由盘踞在吕宋岛的西班牙无敌舰队假扮的,他们早就盯上了荷兰商船,也知道上面装的是什么,心痒难耐,于是西班牙无敌舰队降下箭翎旗升起骷髅旗,一次出动了十五艘战船,突袭了荷兰船队,荷兰人猝不及防,十艘战船刚开战便有四艘中炮沉没,其余船只仓皇逃离吕宋海域,西班牙人贼心不死,一直尾随,二十多天后进入了郑芝龙的势力范围,荷兰人以黄金两千两为代价请郑芝龙派兵代为抵抗,郑芝龙吃的就是这碗饭,当即下令水师千户洪旭领战舰三十艘出战海盗,敢在郑氏的地盘上玩这手,郑芝龙容他不得,尾随而来的西班牙战船无一艘逃回去,十二艘沉没,六艘被俘,稍加改装连水手带战船便为他所有,西班牙人有苦说不出,谁叫他们假扮海盗。

不光如此,郑芝龙还硬是扣压了满满一船货物的荷兰商船,荷兰人为了不让事态扩大,也只能忍气吞声,在南海一带,没有人敢和郑氏正面叫板。

也正是从那时开始,郑氏已然成为西欧各国称霸南洋的盯中钉肉中刺,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大规模的战争。

仅此一战便能一窥郑氏水师的战斗力,其实这已经不是水师了,是一支响当当的海师舰队,而让他们进入长江作战,真的有些大材小用。

此次北进南京的三大水师千户,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精兵强将,可见郑芝龙对王岚平并非虚心假意,他是真的想通过朝廷的认可,让他能放开手脚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大干一场,同时他又不能完全信任朝廷,所以所有的战船只停泊在松江海岸,抛锚列阵,作出一幅长期驻扎的打算,此时三位水师千户正聚在一起商议,要在松江海岸码头上建立一处水师基地,绝对不会进入长江。

正在三人商议时,有水手来报,说岸上有船只驶来,打的是大明松江总兵李元年的旗号。

三人马上走上甲板,施琅取来千里眼去看,要说这千里眼还真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在大海之上,无遮无拦,凭着这东西能看得清二十里之外战船上的旗号,此物原是郑芝龙从荷兰人那里购得,本来荷兰人没将此作为商业货物,是禁止出售的,可架不住郑芝龙的海盗脾气,直接拉出百艘战船陈兵赤嵌城外海面,终购得此物,有了此物的郑氏水师更是如虎添翼,北至舟山群岛,东到琉球,南到马六甲,郑氏水师纵横驰骋,无有匹敌。

施琅从千里眼中看得出来船不过是艘小小的民船,船上除了一名艄公之外,另有两名身穿大明武将服饰的人。

施琅将千里眼递给身边的洪旭,三人看完后,施琅道,“不管来人说什么,我们三人都只尊从郑大帅的军令,片板不得入江”

洪旭和刘国轩齐齐点头。

小船行至战船底下,松江总兵李元年抬头拱手高声道,“松江总兵以及羽林卫龙虎将军宋前来迎接福建水师兄弟,敢问三位可是大名鼎鼎的洪千户、施千户、刘千户?”

三人也不失礼,齐齐朝下拱手道,“正是,来人,放下缆绳,恭迎两位将军登船”

小船挨着战船底部缓缓而行,把个宋大力看得是连连咋舌,“好家伙,这么大个,这哪是船哪,远远看老子还以为这是一座岛呢,嘿,李元年,你懂这战船吗”

李元年,今年恩科出来的武进士,一辈子只知陆战步战,对这水师毫无造诣,生平这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些大家伙,比停在长江边上水寨里的战船大得多了去了。

二人心中惊讶,攀着缆绳来到了甲板上,双方还没见礼,宋大力就急不可耐地向施琅打听战船上的一切,听上去是随口一问,可实际他来的目就是摸清这里的一切,包括各千户的底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