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进军方略(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7个月前

 (); 招降张献忠的爱将这个前提条件难了些,刚刚还是一脸惊叹的众人这会又平静下来,就目前张献忠对艾能奇的倚重程度来看,他现在是伪西一朝实际掌权的第三人,如按掌控的兵力来看,艾能奇依然成为伪西朝最有权势的将领,他会傻到投降明朝。

王岚平也在心里作了一番考虑,虽然还不能断定此事万万不能,但作战计划在没有定下来之前什么都有可能,就算艾能奇真的能归顺,前提还是得指望在战场上。

王岚平见众将这会又都不说话,便开口道,“忠义侯说的正是我想说的,剑门关固若金汤不假,可一旦我们突破此关,那将是一马平川,骑兵三日内就可以兵临成都城下,如果舍难求易从别处入川,那每一条道上都有无数个险关隘口,征川我最多能动用的兵力只有八万人,按这么一城一关的打下去,到不了成都就损兵过半了。

不管剑关门能不能打,李定国的思路是可行的,走捷径,尽量避免攻城战,张献忠号称百万大军,若是他能拉开阵式与我决战,我不惧他,但他将百万大军分驻在大大小小百十座城关里,分兵乏术呀”

长途远征最忌讳的就是分兵,尤其是深入敌境作战,没有万全的把握是断断不能分兵的。

而作为防守的一方,要么一块雌雄,要么分兵把守,用一座座坚城慢慢消耗对方,不能说两种方法谁更好,战场就是这样,没有一场战争的过程是完全类似的。

王岚平指着沙盘对众将道,“我的想法是,大军兵分三路,以水师顺江而上,水陆并进,直抵襄樊,进逼夔州,切断清军阿济格回撤荆州的水陆两道,但不与他正面交恶,逼着他要么与西军在顺庆和艾能奇一决雌雄,要么西进汉中,和吴三桂会师剑门关”

镇江水师郑鸿奎道,“阿济格手里有十五万人马,若是击败了艾能奇,那将如何”

沙盘上微缩的四川地型虽然很模糊,可大致的脉络还是能一目了然,是王岚平从工部找人按四川地形图所做。

王岚平道,“你们也太小看洪承畴了,清军自荆州入川一路虽战事不断,可也等于没有遇到张献忠像样的抵抗,可为什么洪承畴放着近道不走,非要兜那么大一个圈子,从汉中出兵”

方国安道,“丞相的意思是洪承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从顺庆进入四川?”

王岚平点点头道,“这是肯定的,他兜这个大圈子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开阳平关,我甚至怀疑阿济格根本就没打算进入四川,只是为了迷惑张献忠,吸引西军的兵力,让洪承畴能顺利攻占剑门关,他的目的也达到了,艾能奇这员虎将就被阿济格牢牢地拖在了顺庆”

一旁的张名振沉吟道,“有道理,我说怎么最近接到顺庆那边的军报都是说清军按兵不动,起初我还以为是粮草不继,还从来没往这上面想”

王岚平道,“若是我我也不会从顺关入川,过了顺庆后有嘉陵江,前有山高林密的巫山山脉,莽莽十万大山,进去出得来嘛,西面便是阳平雄关,你说他往哪动,他哪也不会去,就只死死的盯在顺庆府。

而我就是要直插阿济格的背后,扼在夔州,逼他动,打乱洪承畴的部署,你说说,如果你们是洪承畴,会推测我从哪入川,又或是根本不入川而是取汉中”

平远营指挥使扬文骢思索着道,“按现在四川的局势,最好的路线便如丞相说的,当是顺江而上,水陆并进,互为依托,估计一个半月内便能到达夔州,只是这一路上都得经过很多清军的驻防区,不容易过呀,若是完全从陆路走,就算我们能到达四川,估计那边的战事也结束了”

王岚平点头道,“所以我的想法是兵分三路,两路沿大江西进,尽量不与清军冲突,同样,我们不像到处树敌,他洪承畴也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大家的目标都是四川,被谁逼到对方的阵营里,那是谁都不想看到的”

曹鼎蛟道,“那另一路呢?”

王岚平指着沙盘缓缓移动,“另一路完全从陆路走,以骑兵为主,轻装上路,先取道彬州,和湖广巡抚何腾蛟取得联系,再绕开襄樊战场,直抵云贵,方才张名振说的大家也都听到了,川南敌兵防守空虚,或许我们可以从那里另辟蹊径,攻取川南重镇泸州城,沿泸水直取成都”

众人闻言有的点头,有的一脸沉默,这个进军方略太过大胆了,大军一旦分开,若是将洪承畴估计错了,那阿济格在顺庆可是有着十五万大军,他要突然折回夔州不攻艾能奇而攻明,取道云贵的这一路想要救援都不不及,两军相隔太远了,分兵也不能分到这程序上,一点协作的条件都不具备。

见众人不置可否,王岚平笑道,“怎么,你们对此方略有何疑问?”

张名振道,“丞相,此路倒是不会遇到敌军的阻挠,可以如此绕道,等赶到战场最快也要四个月,四个月里,难保剑门关不会被洪承畴攻破,剑门关一失,张献忠无险可守,就算您拿下了泸州也没有意义了,在下以为大军还是沿长江水路并进,先取襄樊,屯兵夔州,再相机行事为上”

张名振不愧是老谋深算,每一步都力求稳也稳打,他的意见引来众人纷纷点头,唯独李定国的王岚平一言不发。

长江防务提督张同敞进言道,“丞相,大明水师虽不敢说无敌天下,可想要在长江上一决高下,谁还无人能出其右,走下官以为走水路较为稳妥,也或是水陆并进,互为依托”

在场的人凡是统兵的将领都开了口,意思很明显,不赞成分兵,更不赞成绕道云贵。

镇远营指挥使张秉贞拱手道,“丞相,属下也不赞成分兵,本来我们兵力就不足,四川的形势如此复杂,过于分散的兵力会有危险的”

可以看得出大家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没见过这么分兵,两军相隔上千里行军,这应该叫两路出击,结果就是哪路都由于兵力过少,劳师无功。

王岚平见大家都不同意,便转身走回了案桌,“大家坐下说,分兵不是我心血来潮的想法,我也知道这很危险,但只要水路的兵力能在阿济格做出反应之前突然抵达夔州,摆开阵式,他也就无可奈何了”

郑森道,“就算是水路进军迅速也得一个多月,而且水路进军根本没办法做到无声无息,在这段时间里,阿济格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后路被切断,他只要分出一万人回防夔州,到时候纵使我们赶到了夔州城也无计可施了,更不谈逼他西进阳平关”

王岚平道,“没错,郑都督所虑完全有道理,阿济格肯定要回防夔州,但你们忘记了一点,阿济格一动,那与对在顺庆对峙的艾能奇会怎么样?坐视不理,我看不会,此人职掌整个川东的兵力,他随时能调动几十万大军,我军是打着四川平叛的旗号进军,还没有和清军撕破脸,你们说,洪承畴会眼看着阿济格与我们大打出手而不管吗,不会,洪承畴不傻,他不会两线作战,所以,我料定,阿济格要么西进,要么原地固防,牵制艾能奇,决不会与我军开战,而我军进夔州也不会遇到任何抵抗”

扬文骢连连摇头,连声道,“太冒险了,太冒险了,丞相,您这方略完全寄托在洪承畴不会两线作战的前提上,倘若他不惜与伪西和我大明同时开战呢,要知道,扬州之战过去这才半年,明清之间仍是死敌”

王岚平道,“错,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目标和利益,洪承畴之所以要抢先攻占四川,怕的就是四川落到大明手里,现在他若是敢两面树敌,他就不怕张献忠与我联手在四川灭了他吗?你们再想想,洪承畴是降将,在清廷能得到这样的重用,为什么?只因为他还能为清廷效力,但他不能败,一败将无翻身之日,而我我王岚平败一百次也是大明丞相,我的将士们将会越战越勇,而他则越来越受清廷的猜疑和不满,在没有绝对胜算的前提下,他是万万不敢和大明轻启战端的”

这回众人不再反驳了,战争就是一场豪赌,在战争没有结束之前,一切的推演都是没有意义的。

杨文骢道,“就算阿济格不敢与我们开战,但丞相您有没有想过,纵使我们赶到了夔州,陆路也从云贵出兵攻下了泸州,可是,这一路你打算分兵多少?

王岚平道,“精骑五千,步甲五千”

张名振一听眼都大了,“丞相,这泸州城里还有西军两万呢,况且纵然能侥幸攻下泸州,凭这点人,怎么打成都,成都城里至少有守军八万,而且张献忠能随时从周边城关调兵”

王岚平却一摆手,赫然而起,“我意以决,从今天开始就围绕此方略谋划吧,兵部职方司主事陈用极”

座位最后一排一人闪出,拱手道,“下官在”

王岚平道,“你立即下令,打开军械库,将一应军械分发各营,后天一早我要到营营巡查,若是发现有军械不齐等事,你知道后果的”

“下官不敢失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