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血流一路(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7个月前

 水路行军由陈万良的安远营于江左护送,大大小小一千多条船,这是早就征集好的民船和商船,镇江水师也出动了一部,沿途护送,虽是水路轻松,却由于全军的军粮在此,不敢大意,走得还没有王岚平的陆路快。△頂點小說,..

不到两天的工夫,全员配了马匹的定远营和羽林卫已经西行了三百余里,八千多民夫也是日夜兼程的运送重械。

陆路大军刚刚行至太平府,就接京城急报,说是浙直总督郑芝龙向朝廷上书,将定于两个月后渡海收回琉球岛,目前正在紧急备战中,内阁批复朝廷拔银二十两以助郑芝龙,王岚平甚为满意。

另有一件军报也从江北的锦衣卫密探传来,说是大顺皇帝李来享兵分两路夹攻江淮清军,一路以大顺南安侯郝摇旗统兵四万,进攻清军驻守的盱眙城,目前已经以压倒性优势攻破定远城,嘉山等处,四万大军势如破竹,不出两天就会兵临盱眙城下。

另一路一老将锦侯袁宗第为帅,统兵六万,突袭了清军驻防的清流关、琅琊山等据点,滁州守军不战而退,此时已兵进天长城。

王岚平看着这两份顺军的军报也知道,李来享这是想用两路夹击的方法直取江淮清军的老巢淮安府,驻守在淮安的清军统帅正是平定江淮的清豫亲王多铎,守军七八万人,估计随着顺军的进军速度,江淮各地的清军已经开始收缩兵力朝淮安集结,等这两路大军杀到了淮安城下,可能等待他们的将是十万以上的守军。

王岚平当即派飞马回复南京,坐观成败,看他们狗咬狗,严守江防。

太平府对王岚平来说意义重大,这里驻扎了明军另一支实力比较雄厚的兵力,那就是新封的江西总制黄得功部的五万人,黄得功是原江北四镇最后一支力量,其部将都是多年跟随他的老部下,对他也算是忠心耿耿,再有他部一直和顺军对峙,大大小小的摩擦不断,经过一年多的历练,部卒也是骁勇一时,王岚平这半年多不断削弱地方势力,唯独对这黄得功都是采用怀柔之策。

从锦衣卫的密报来看,黄得功此人勇猛善战,性情狂暴,人送外号‘黄鹞子’,素有忠义,心存大明,从他一直不肯入京述职来看,这小子就是个难以拉笼的对象,趁着这次西征,王岚平打算和他认识认识。

大队依旧西行,王岚平只带了百十个亲随前往黄得功的驻地,他现在是朝廷西征的讨逆大将军,以黄得功的秉性,王岚平不担心他会做出对朝廷不利的事。

果然,黄将军闻听汉王只带百十亲随而来,惊讶之下不敢怠慢,亲出十里相迎,入得营中,设下大宴相待,二人把酒言欢,大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这次西征朝廷下令,西南各省都需派兵同征,唯独没有动黄得功的一兵一卒,就是此举便让黄得功大为感动,朝廷名正言顺的西征,正是一次借机削弱地方势力的大好机会。

王岚平在酒宴上对这些事只字不提,只谈这些日子黄将军守边之功,只把他夸上了天,另一方面还将原来派到太平府屯田的八千老兵所产的五万石军粮也划拨一半给他,又以五军大都督府的名义对其和其部将好在通奖励。

王岚平这么做也并非怕他做乱,只是想给自己留下一个安稳的大后方,黄得功不乱,便能牵制顺军不敢从容过江,和南京的守军也互为犄角,并约定,待天下平定之日,再与诸君痛饮。

战事紧张,王岚平在黄得功军中没有多作逗留,也不敢随便过夜,天黑前便离开了。

这次太平府之行,王岚平认识到地方驻军的势力不容小觑,别看自己在朝廷里只手遮天,可地方上的势力仍然很多,这次西征是完全有必要的。

也许有很多将领不理解为何放着一帆风顺的水路不走,反而要沿陆路绕行,其实这不过是王岚平的另一个想法,西征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将西征的名义,大军穿州过府,沿途将所有的官员据为已用,收拾人心,整顿兵制,对不服的人就一个字,杀。

十天之后,王岚平的一万多人已经离开了徽州境内,这也是他真实势力能控制的最好范围,过了徽州便要进入江西地界。

大军一路行,一路不断有飞马将南京的消息传来,据报来说,内阁和金皇后相处的不错,朝堂上少了自己的飞扬跋扈好像更平静,每每三日一次的议政,都是由金皇后和菱妃共同听政,百官莫敢不从,这一点王岚平很欣慰。

**

骑兵的进军速度是极快的,一路马不停蹄,晓行夜宿,日行百里,沿途还时不时派出小股部队清剿一下土匪山贼,王岚平一再下令,西征之时,军纪一定要严明,不敢是谁敢扰民者,一律军法处置。

这一日,前军来报,说是已经进入了江西地界,前方不远便是广信府,城中官民数千人已出城相迎,想请汉王入城暂驻。

果然,没过多久,王岚平并没有入城,兵部和五军都督府早在几个月前便下达了政令,大军西征之时,沿途各州府都要提前筹集军粮,以便大军经过时取用。

只不过这江西北部各府早就被顺军给占了,只是最近随着阿济格的西进,这些地方都被张献忠遗弃,后来大西国在长江流域的最后一个据点徽州失守,明廷也就顺势接管了这里,重新任命的官员,出榜安民,所以王岚平并没有要求这些府县出粮。

大军只是沿着城外的官道继续西进,王岚平在行军途中接见了当地的官员,好言相慰,并责令他们要好生为官,造福一方,不可辜负汉王及朝廷的栽培,众官无不遵从,因为这些官无一例外全都是出自他几个月的恩科取士,不管这些人有没有为官的经历,至少他们对汉王是感激的。

这一路而来,王岚平身边带了三十多名武进士,为的就是一路杀一路补缺,全都换成自己人,真正将势力遍及各级行政,这才是西征的真正目的,要不他也不会多绕行这么远的路进军。

除了这个,王岚平还在每路过一府时,便从当地的卫所中挑选精壮千人,编入军中效力,而后再将所有卫所解散,再让新上任的地方总兵以朝廷的名义募集兵丁,以作为保境安民之用,每个州府按其大小,所能拥有的兵马从三千到五千不等,有定数,这些兵不用从事劳作,只管训练,由朝廷拔军费供养,地方总兵只有统兵权,无权调动这些兵马,任何调动都要兵部下令方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