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乌合之众(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7个月前

 (); 别看李安已五十开外,可到是上过战场的人,闻言便一把揪住周宪的衣领,怒道:“再蛊惑人心老夫就将你从这城墙上扔下去,当初你捞银子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些”说罢便将他往后一退,转身对众人道:“都听好了,我们这不是抗旨,那王岚平才是真正的叛贼,他是在挟天子令诸侯,皇上早已被他劫持,尔等都是大明的忠良,皇上有难,做臣子的就应该以死相报,我们这是为国除贼,昨天从赣州那边传来消息,那王岚平仗着兵威之利,一路上杀了十多名朝廷命官。

自我大明立国起,何曾发生过此等咄咄怪事,他这哪里是西征,分明是打着西征的幌子为他自己培植势力,我们若不站出来,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广西布政使赵秉忠无可奈何的点点头,拱手道,“李督,若真要打,也是一战而胜,逼那小子收会政令,让我等永镇两广”

李安捋须哈哈一笑,“圣旨以下,收不回去了,这回不是他死就是我等为国捐躯,若果真如此,也算为皇上尽忠了”

这话一出,人人心安了不少,好像转眼大家就从叛军变成了正义之师。

正在大家说话间,两名兵卒快步跑上城墙,拱手道:“报,督帅,桂王和云贵总督赵大人距南安一百多里安营扎寨,说是粮草不继,等李总督稍作坚持”

李安闻言大怒,喝道:“一派胡言,他们这是想坐山观虎斗,指望着渔翁得利,一群成事不足之辈”

边上的周宪一脸不安,道:“李督,那,那我们怎么办”

李安一甩袖,“箭在弦上,以无退路”

这时又有人兵卒急匆匆而来,“报,督帅,汉王前军已离城不足十里”

李安脸上闪过一丝不安,失声道:“来得这么快”马上他就觉得失态,忙正色道:“传本督将令,命梧州总兵、柳州总兵各领本部兵马一万出城列阵,各位,同心协力,杀杀那王岚平的威风,好叫他知道咱们不是好惹的,想要夺我们的权,得先掂量掂量”

众人分头行事,但心里也听出来了,李总兵长期在广东坐镇,和广西的众总兵不是很熟悉,这不,头一阵就把广西兵给送上了战场当炮灰。

**

越往前行,这天气是越来越热,王岚平在南京城里养了大半年,好不容易白白胖胖,这才刚刚出征一个多月,已如戏台那上黑脸包公一般。

行军的队伍拉得很长,前后都看不到头,太阳高高挂在天上就像一个大火球,长长的行军队伍里也就作军中军的羽林卫还能保持着不算太乱,前军定远营和后军新近收编的万把来人已经松散得根本看不出队形。

遮阳的物件也是五花八门,有的兵都是赤膊而行,队伍中好些人都是从长江流域来的,实在是受不了南方这热升腾腾的天气,几乎人人身上都如同披了一件刚刚从水里捞上来的衣服,湿碌碌的沾在身上,看着都难受。

王岚平和所有人一样,将士们走得,他也不能特殊,只不过换了匹普通的坐骑,那匹白马太过扎眼,免得在行军途中被暗箭所伤。

骄阳似火,王岚平咧着嘴抬头看了看前方地来线,一阵眼晕,地平线上犹如正在升起腾腾火苗,看看都能出一身的汗。

边上那莽夫宋大力只是在头上戴了顶铁盔,上衣早就剥到了腰间,露出他那一身的膘子肉,反正军中从来就没有女人,没有忌讳。

在王岚平的身后有两辆马车相随,里面坐的正是金皇后的儿子,十岁的太子朱慈圻,只是没人知道他也在军中,这是人质,有他在身边,南京就安定几分。

宋大力一路埋怨,火气也大,仰起脖子张了半天嘴,也没见到那皮囊中掉下一滴水,泯了泯干涸的嘴唇,甩手就将空皮囊给扔到了身边的侍卫头上,“去,给老子找些水来”

王岚平闻言皱眉看了他一眼,也不想说什么,这鬼天气行军,谁都是心烦气燥,随他去吧,这愣小子就这脾气。

一人一骑迎面而来,在王岚平面前拱手道,“报,汉王,曹将军(定远营曹鼎蛟)来报,前军已城南安城不路五里,据探,叛賊李安已在城下集结两万大军,曹将军特请求汉王,要不要开战”

宋大力一听,眼立时就大了圈,催马上来喝道,“打,为什么不打,姓曹的要不敢打,让老子去,屁大个南安城还能翻了天,老子一顿饭的工夫就把他连锅端了”

王岚平没理他,一挥马鞭,道:“传令曹鼎蛟,按兵不动,先占据有利地型便可,大军到了再做计较”

“得令!”

宋大力顿时不悦,埋怨道,“汉王,为何不打?咱一路走来,俺这大刀就没沾过血,太无趣了”

王岚平一夹马肚,“李安虽抗旨不遵,可那五万军马毕竟还是朝廷的兵马,没必要自相残杀,逼他们投降便是”

宋大力瘪瘪嘴:“那老小子要能降早降了,这都摆开阵式等着咱呢,依俺看,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打一声,杀杀这些不识时务人的威风,敢和咱作对,除死无他,嘿嘿……”

王岚平一点头,“这话也在理,我也并非怕他们,想想我们来这干什么,西征,咱是冲着张献忠去的,我要把这些人逼得太狠了,没准能将他们赶到张献忠那边去,得不偿失呀,先到阵前看看再说吧,不过,你也看到了,咱这一路行来,多下险要之要,这个李安竟然缩在里等死而不知设伏,哼哼,也是死得临头了,传令,加速行军”

一时马蹄振荡,灰尘四起,一股铁流朝着南安城滚滚而去。

**

城外一里多地

南安城外都是一片片高低不平的荒丘,定远营的一万多人就在这些山丘上分成七个方阵站立,旌旗招展,枪刃的在阳光下折射出万点金光。

中间那一面面将旗的包围之下,一脸不屑的曹鼎蛟盯着前方那黑压压的一堆来敌,哼哼一笑对身边的参军道:“一群乌合之众,要不是汉王不让我打,我一个冲锋就能将他冲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