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两女秉政(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7个月前

 (); 南京,紫禁城。

又到了皇后平台召见众内阁大臣的日子,和往常一样,汉王侧妃方菱也在场,只是今日有些不同,九月的天气还不算太冷,可金皇后却是一袭臃肿的朝服,将她的整个身子都遮盖住了,虽是如此胸前的高|耸却是更加的挺立饱满,呼之欲出一般,连方菱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满殿阁臣不知道,唯有金皇后自己知道,快四个月身孕了,不这么穿那很快就会满朝尽知,可她怀的根本就不是皇帝朱由崧的孩子,这种丑事她怎么能到处宣扬,好在是这次有孕反应不多,算算日子,还有几个月孩子就出生了,到那时如果汉王还不回来,那她可怎么办。

由于有孕,金皇后的脸色也有些微微发黄,似有病样,她有些苦涩的看了看边上的坐着的方菱。

方菱察言观色,她也有几次被皇后留在宫中过夜,虽不是同床,但为了方便说话,二人离得近,她总觉得皇后在刻意遮掩什么,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来说,十之**是有身子了,但这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皇后有喜那是普天同庆的大事,她为何要遮掩,但为何又几次三番把自己召进宫,是想让自己知道些什么吗?

这时,一众阁臣相继而来,礼毕后,分左右而立。

内阁首辅张煌言先道:“启奏皇后,菱王妃,按菱王妃之意,兵部以命镇江水师整军备战,忠义侯李定国也调守备营的人马前往江边待命,作出一番渡江的态势”

这些天金皇后很少说话,在平台召见大臣的时候也只是随口应付几句,方菱经过几个月的历练也终是摸得一丝上位者的姿态,无非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虚虚实实,假假真真,让人听得清却又猜不透,凡是点到即可,怎么做事那是下面的人差事。

方菱见皇后又不说话,便微微一点头,对张煌言道:“结果如何?清兵退兵了?”

张煌言躬腰道:“回菱王妃,正是,虚张声势之计一石二鸟,多铎见我朝整军备战,便不敢轻举妄动,迟疑了两日,就在这两日间,李来享自襄樊调高一功五万大军星夜赶回庐州城,多铎见时机以逝也无可奈何,引兵退回淮安”

“嗯!”方菱全完表情的一点头,“你说一石二鸟,还有呢?”

这时一旁的户部尚书兼内阁大臣张慎言拱手接口道:“秉皇后,菱王妃,昨日李朝遣使来,说是答谢此番援手之劳,随使而来的还有二十万两军费”

方菱闻言一挥袖袍,做势要站起来,边上的宫妇见状连忙上去搀扶。

“哼,这个李来享还真把自己当一国了,告诉来使,军费收下,让他回去吧”

张慎言也一脸不屑的道:“王妃说的是,若非汉王还用得着他,他就早随他那闯贼去了”

张慎言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谄媚之语,这明显就是在拍汉王的马屁,好像最近朝廷里越来越多的官员对汉王都是这种态度,从以前的无奈顺从,慢慢转变成了拥护,到现在更多的人都在心里默默的成了效忠,不是应该忠于大明吗?

哦不,汉王已的旗帜已经插遍了应天、江西、云贵、两广及湖广大部,渐江和福建两省也在其岳父郑芝龙的治理之下,转眼之间,三分天下,汉王以有其一,朱明王朝?好像有半年都没人见过皇上了。

张慎言忙正正神色,尽量表现得随意一些,接着道:“此番顺使前来还有一个请求”

方菱双手掩饰在宽大的袖口里,端庄的平端在心口,随意在平台上走了几步道:“何事?”

张慎言看了看张煌言,张煌言连忙看向别处,意思是这话还是你说吧,张慎言无奈,小心着道:“秉皇后,菱王妃,顺使说为了两国之间的关系更加融洽,请结百年秦晋之好,来使闻顺主春秋二十四,如今已登大宝,却迟迟为立后,李来享也不知道从哪得知我皇有一女,便是金城公主,他想……”

还不等张慎言说完,方菱脸一沉,猛然转身道:“痴心妄想,我大明公主岂能下嫁反贼”

众内阁大臣闻言慌忙都站了起来,张慎言忙道:“王妃息怒,臣明白了”

这时,坐在边上一直没有开口的金皇后说话了,只是人一动不动,“依本宫看”

众臣一听皇后说话,便又忙将抱拳移向了她,方菱也自觉的退在一旁。

金皇后缓缓道:“李来享势穷,受我朝恩惠,但心里不服,先奉上谢礼,而后又要求亲,为的只是挽回一点面子,到底是年青气盛了些,方才菱妃说得透彻,此事不允”

方菱和众内阁大臣都同声道:“皇后睿智”

金皇后嗯了一声又道:“不过他李顺虽是叛逆,就目前的局势,汉王先前定下的联顺拒清的权宜之策是可取的,如果李来享真想两国的关系更上一层楼,本宫倒有一个更好的法子”

众人都不说话,最近南京城里风言风语,说金皇后和汉王关系非比寻常,说得多难听的都有,众臣也是就当没听到,万一皇后真的和汉王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那只能表示金皇后的地位更牢固,谁敢不尊重她。

金皇后继续道:“本宫虽处深宫,却也有耳闻,说是李自成死时遗有一女,李来享继位后尊她为皇长姑,倒也有趣,她还没李来享岁数大,好像刚刚过出阁的年纪,只是不知长得如何”

下边的东阁大学士郑鸿奎忙道:“此事臣也有所耳闻,听说颇有姿色”

众人不知皇后何意,张煌言拱手道:“皇后的意思是?”

金皇后点点头,“他李来享不是想与我朝结姻亲吗,好呀,让她把李自成的女儿送过来”

张煌言汗都下来了,没听说过侄子能做主嫁姑姑的,而且这嫁谁呀,当今太子不过才十岁,远不到大婚的年纪,明室亲王被汉王杀得没剩几个了,不过这到是个以牙还牙的计策。

“皇后圣明,敢问皇后这……?”

金皇后略一低头,手不经意在自己那微微凸起的腹部滑过,她想起了王岚平,想起了他结实而有力的臂膀,想起了他的粗暴,怀念他在自己身上疯狂的场面,不觉间,微红已爬上了她的脸颊。

金玉娇明白如今汉王的声势滔天,取明而代之已成大势所趋,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唯一的砝码,但愿怀的是个儿子,想想自己三十岁了,又是个将要沦为亡国的皇后,若想保住朱慈圻和自己的命,光凭肚子里的孩子还不够,她得受到她的宠爱,论年纪和姿色她没法和方菱还有郑佳思比,论感情她也自知无法凌驾于杜宁宁和芸娘之上,她能做的就是满足汉王想要的一切,甚至他想不到的她都要想到,现在的金玉娇分不清自己是爱他还是想讨好他,但愿自己没有走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