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皇上醒了(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7个月前

 (); 金皇后点点头,“三个多月了”

方菱忙换了个姿势,跪拜道:“恭喜皇后身怀龙种”

“龙种?”金皇后呵呵的笑着,“不,这孩子不姓朱,他是汉王的”

方菱眼都大了,赶忙四周看了看,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金皇后心里酸酸的,眼圈也有些泛红,喃喃道:“你是在心里笑话我吗?我身为皇后却不守妇道,有何资格称国母,没错,我是做了不该做的事,你尽管笑话我,我活该,可我又能怎么办?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活在自责之中,你说,我将来是不是会下地狱”

方菱慢慢的直起了腰,咬着嘴唇好半天才道:“我不知道,皇后为何要告诉我这些,汉王他知道吗?”

金皇后点点头,“他知道,我不怪他,我没得选,我要生下这个孩子,你,你能帮我吗?”

方菱一脸疑惑,“我,我能帮什么?”

金皇后满脸忧伤,沉默半天才道:“你来做这孩子的娘”

“什么?”方菱猛的一抬头,“我?可是这是您和汉王的骨血”

“我知道,可我是皇后,大明的皇后,我已经做错了,可我不能让孩子知道他娘是什么样的人,你答应我好吗?”金皇后很是肯切,语气中略带请求。

方菱不知道怎么办,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汉王和皇后会搅在一起,乱了乱了,天哪,皇后偷|情,偷的还是自己的男人,这个锅她还还有自己来替她背,这算什么事嘛,欺负人哪,明明就是你想靠汉王保住自己的富贵,不守妇道的女人有什么好同情的。

方菱真的有些不高兴了,她站起来背对着皇后,“皇上知道吗?”

金皇后听得脸上连连露出尴尬之色,低下头道:“皇上,其实皇上在半年前就疯了,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方菱猛的一转身,冷漠的看着她,“这就是你和汉王在一起的理由?”

“不,不”金皇后满脸是泪,捂着嘴轻泣着连连摇头,“皇上从来就没把我当她的女人,当年是他强|暴了我,我恨他,恨了他十年,我巴不得他早些死,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要活在他的阴影之下,直到汉王的出现,你可以看不起我,我不后悔,只有躺在汉王的怀里我才觉得我这辈子没有白活”

方菱听不下去,她也哭了,男人呀,是个美女就想要,连皇后都不放过。

“那汉王喜欢你吗?”方菱理了理情绪,如果抛开皇后的身份,她也就是一个在绝境中想要求得生存的苦命女人,和自己有什么两样,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何况汉王要哪个女人,也不是她说得算的。

金皇后脸上微微泛红,抹了抹眼泪,朝方菱伸出了手。

方菱本想拒绝,但看她那连女人看了都要心碎的模样,还是走了过去,二人拉着手坐在了起。

“我不奢望他会喜欢我”金皇后幽幽地道:“我心里有他就足够了,我也知道,汉王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会保护我,保护太子”

女人,就是这么傻,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男人身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能那么肯定,王岚平是答应过她不杀太子,可一旦他称帝,朱家绝对会被杀得一个不剩,就更别说还是太子了。

方菱心里忍不住升起一丝同情,汉王的所作所为天下谁不知道,只怕他搬师回朝之日,就是朱室满门绝死之时,看看这些天,多少明室亲王被杀,那真的是血流成河,无一人存活,他们有何罪,只因为姓朱而已。

方菱勉强一笑,“方菱理解皇后的苦恼,可这孩子我不能要,也不敢要,将来也许你用得上,也许这孩子能救你一命”

金皇后大容颜失色,“不,汉王答应过我,他不会伤害我,也不会伤害太子,他亲口告诉我的”

方菱低下头,叹息道:“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

金皇后摇摇头表示不懂。

方菱苦笑着道:“这是孔老夫子说的话,孔夫子说一个人如果做到言必信,行必果,那他不过就是一个固执的小人而已,永远不能成事,真正能成大事者是不会被世俗和言行所累的,汉王就是这样的人,他敢想敢做,敢违背一切礼法”

金皇后听得冷汗直下,失声道:“你,你是说汉王会连我一起杀?”

方菱摇摇头,“不,他不会杀你,他不杀女人,女人对他来说没有威胁”

“那太子呢,他会死吗?”金皇后脸色大变,她才发现自己了解汉王太少了。

方菱:“……”

二人就这么沉默着,方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她说这些,看她可怜,可怜那个小太子?不,他是大明的太子,如果不是大明的皇帝治军无能,她的父母也不会死于非命,如果不是皇帝无能,怎么让天下乱成这样,朱家的皇帝都该死。

殿中,只有金皇后那似有若无的哭泣声,她太心痛了,她仿佛在一瞬间恨不得汉王永远都别回来,但当她的手放在肚子上时,她又巴不得早一些看到汉王,两个都是自己的孩子,她谁也放不下,天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取舍。

最后,方菱站了起来,对着金皇后施了一礼,幽幽道:“孩子还是在你身边更好”

**

正在方菱刚走下平台的时候,殿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影停留在了门框上。

“启秉皇后,皇上醒了”声音来自于太监韩赞周。

呆滞的金皇后闻声突然直起了腰,上脸惊讶,方菱也愣怔着转过身去看她,两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

殿外的声音又一次传来,“皇后,您在里面吗?”

金皇后身体不住的打着颤,她一连挣扎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她太害怕了,皇上怎么会在这时候醒过来,这个样子我怎么去见他。

方菱忙走过去,扶住她,突然以一种凌驾于皇后之上的语气道:“没事,我会替汉王保护你们母子”

金皇后心里扑腾着,曾经高贵的她只有满脸的惶恐不安,哆嗦着脸唇道:“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