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端阳正日(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7个月前

 在王岚平心里,在权力争夺的过程中,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大刀一挥,不服都杀之,可现在看来,这联姻的来得可比武力好得多呀,借力打力太省事了。

朝堂上由于有丞相的婚事而显得一堂和气,气氛也没那么紧张,连朱由崧都在心里暗想,你最好娶他十个八个的,让女人困死你,消磨你那不可一世的锐气,朕找个机会就弄死你。

这次朝议不仅让王岚平当着皇帝的面收服众官,还加新政推向另一个拐点,‘还田于民’光动卫所根本解决不了全天下百姓缺地少地的境地。

张慎言在应天府推行新政有功,也有了经验,全国推行的总督那当然也非他莫属,新政一共有七条,一为还田于民;二为繁荣商业(对大商人要加封虚衔);三是清查各级庸臣贪官;四为重建工部造办处(军工类);五为裁撤天下有职无实的冗官冗员(减轻朝廷负担);六为按新分配的土地,大修水利灌溉工程;七是最重要的一条,西征。

关于西征,王岚平当朝宣布,朝廷将在六月初一征讨逆贼张献忠,昭告天下,命沿途各级衙门先行预备军粮物资,以便大军过时近取。

很多大臣不明白,打仗前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宣扬吗?这不等于是给张献忠报信,让他加固防御,来个以逸待劳,丞相犯傻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西征四川,从南京出发,大军光在路上就要在走三个多月,张献忠又不是瞎子聋子,说不定大军刚刚从南京开拔,他的细作就将消息送到四川了,想瞒也瞒不住。

而且这样一来,张献忠肯定不会在六月之前在对江南动兵了,至少在这三个月内。王岚平用不着操心四川之事,他可以放开手脚在江南推行新政,加强自己在朝内朝外的名望,为将来的更上一层楼修桥铺路。

随着丞相府三司的官员齐装满员。相府的政令得以上下相通无阻,真正能做到军令朝发夕至。

尤其是军政司武职官员,这次武科选才,一共选上来一百来人,个个都人尽其用。加上军政司的品衔,然后下放到京师六大营外加一处羽林卫的军中效力,了解军队,同时也兼任各支军队的参赞一职,与各营主将平级,但众参赞不领兵权,虽是如此,参赞却有另一个丞相赋予的大权,在行参赞军机的同时还有监军的权力,相当于明军以前军中的太监监军。

比如说。定远营指挥使曹鼎蛟,他对定远营有全权指挥权,但无调动军队的权力,下放到定远营里的参赞一共有两人,分为正副参赞,若无战事,参赞与指挥使一同住在军中,每隔半月,两参赞都要分别向丞相写奏报,简单说说这半个月来军中的操练以及别的情行。

其中正参赞有参赞军情的权力。副参赞管后勤补给,二人与营将三方互为一体,相互依赖协同,但互不从属。没有上下级之分。

若有战事,军政司分别授出两片虎符,一片授于指挥使,另一片则由随军参赞掌握,二片合二为一,方可按军政司的军令调动军队。

这也是王岚平为了进一步控制各营人马的想法。指挥几万大军的难度在这个通讯完全靠马的年代,没有什么好方法,只能用自己信得过的人一竿子插到底。

按六营里的编制,每一营由三镇组成,每镇下辖三卫,每卫下辖三标,每标下有三校,三队为校,三什为队。

参赞一职一直设到了的标一级,称为标参赞,与每标的把总共同管理标下的三百兵士,标以下便不再设了(相当于解放军的政委)。

这样一来,每支军队里就变成了三方制约,任何一支军队的将军想要谋反就变得更难了,粮草军械都在副参赞手里,军队在营将手里,调令在正参赞手里,想谋反,那得三人同心同德。

不久,在外剿匪的六大营也相继班师回京,向军政司交了军令和战报。

这次剿匪比想像中的要快,原本计划三个月,现在还不到两个月,六大营报上来的战报上显示,六大营前后作战五十天,大小战斗共一百二十次,击毙山匪水贼共四千三百人,擒获土匪六千七百八十三人,其中另有一千五百余犯罪在逃的土匪被移交当地官府,或杀或关。

还有在这两个月里,六营一共捣毁匪巢八十余处,从各处匪穴**收缴财物折银约三百万两,解救被土匪奴役的百姓和女人两千三百五十六人,并在当地官府的配合下一一送回了家。

六营班师之日,各地百姓乡绅无比拍手称快,从此以后,南京周边七府再无土匪的踪迹,天下太平。

王岚平接到此报,大喜过望,练兵的同时还能还南京一个朗朗乾坤,一举多得呀,当即,王岚平收回众将虎符,各营归制,剿匪所得的三百万两不义之财,王岚平取其中一百万两用来弥补这次剿匪的军费开支,一百万两用来犒赏六营将士,另一百万两按各府匪患的严重性下发,凡是被土匪伤害过的百姓都可以从这笔钱里得到朝廷的救济。

双管齐下,借花献佛,一个大子没花,却同时收买了六营的军心和民心,这笔买卖太合算了。

六营刚刚归制,军政司下放的参赞也一一前去上了任,刚开始,还有不少将军对他们的到来不满,这不就是来监视我们和分权的吗,丞相这是明摆着不相信我们这些将军哪。

可随着一段时间的相处,武进士可不是一般人,但凡能通过武科的举子,那无一不是弓马娴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更精通古往今来一堆的经典战例,对排兵布阵也有研习,这些人唯一欠缺的就是在军中和战场上的历练,否则也就是纸上谈兵。

想当初王岚平就是这样一层层考上来的,那个难度并不比考文进士底多少。

军中有人能文能武的人辅佐,众将军也就渐渐接受,好在是军队的统领权还在他们个人的手里。

一百万两银子犒赏下去。人人都分得一怀羹,最少的也能分到七八两银子,按南京城里的物价,七两银子便能买个大姑娘或者在偏一些的地方买处两间小房了。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除了犒赏,六营还开怀痛饮三日,并准这些兵士轮番回家探亲三天,当然,也仅限家眷在江宁城和南京城的兵卒。家远的不能回去,但也同样放假三日,南京城繁华之地,你们可劲乐吧,箭来刀往两个月,也该让你们放松放松了。

一时间,南京、江宁城的大街小巷里到处都是兵,带着他们的爹娘、老婆孩子美美地乐了一回,大包小包直往家拎。

同时,在六营众参赞下放的时候。王岚平也将此次恩科选上来的文进士一一作了具体的安排,一半留任朝廷,一半外放到南直隶七府,在各级府县的衙门里观政,等过些日子,锦衣卫的人回来,便能得知,以前的明廷官员谁堪用,谁是庸才,到时侯。这些在他们衙门里观政的差员便可顺利接替他们的职位。

现在的王岚平可阔着呢,再也不愁人手不足了,凡是没有官声,不为民做主。贪官这等官将很快会被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