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名正言顺(1 / 2)

大明武状元 穿山虎 0 字 7个月前

 芸娘和方菱心惊胆颤地跑回后院之中,一同钻进了芸娘的房间,关上门,靠在门上,胸口剧烈起伏。(百度搜索给 力 文 学 网更新最快最稳定.GeiLWX.)

芸娘的脸都吓得煞白,那哆嗦着嘴唇惊恐地看着方菱,“我,我明白了,我明白他说要我做皇上的女人那话是什么意思了”

方菱还好点,但这次不一样,这是从王岚平的嘴里亲口说出来,而且连时间都说了出来,明年秋后将是他改朝换代之时,这对于方菱来说不知道是意味着什么,是跟着他一块毁灭还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方菱这几年历经了一次又一次的兵荒马乱,这个称王那个称霸,每一次都杀得尸积如山,最终谁也没落下个好下场,光是在她老家河南,在李自成没有起来的时候,先后便有五人自称皇帝,冲州撞府,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结果不是死在官军的绞杀便是死在了其他乱兵的刀下,反正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后来又来了张献忠,李自成,到现在,除了张献忠在四川以外,任何一个妄图改朝换代的枭雄都不得善终。

方菱拉紧芸娘的手,紧紧的攥着,咬着嘴唇,尽力克制心里的狂乱,“记住,这话谁也不能说,你什么也没听到,否则都得死”

芸娘出身市井最底层,在她的理解里,皇上就是天上的神,甚至连知县大老爷都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物,却没想到现在她离皇帝那么近,她最爱的男人已经站到了皇宫的入口,一抬脚他便能君临天下。

芸娘浑身都在发抖,她不知道自己是在怕什么,但就是怕,那种对未来的无知恐惧迅速在她身体里蔓延,牙关紧咬,抱着膝盖将头埋了进去。

方菱抱紧着她,“芸姐姐,别怕,别怕,你要往好的方向想,你是他最爱的女人,你会因为他成为这个世上最尊贵的女人,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切还和以前一个样,等着,等着他将要带给你的一切”

也许等来的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同样也有可能是万劫不复,成功的代价总是伴随着毁灭。

芸娘颤声说,“你,你是不是,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街面上这种流言早就在传了,只是你没有留心,芸姐姐,你看着我,听我说,别怕,你只要知道,不管你的岚平哥要做什么,他都会照顾好你的,纵使,不,他一定达成所愿的,一定,你要相信他,支持他,咱们做女人的改变不了什么,不管等待我们是将是什么,我们都得接受”

芸娘直起身子,抱紧了方菱,“你,你说的我不明白,我只是很害怕”

方菱起起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同时也是在安慰自己,不过她那伏在芸娘肩头的脸去露出一抹难以掩饰的笑,“不用怕,苦尽甘来,我们都静下心来等待吧,你的岚平哥就是一座山,他会替你遮蔽所有的风雨,他是一架桥,托着你涉江过河,他是一片云,带给你五彩缤纷的绚烂”

在方菱的世界里,皇帝意味着无边的权势,无尽的财富和这些背后的尸山血河。

这时,屋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把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人给吓了一跳,听声音是杜宁宁的丫鬟阿香。

“芸小姐,相爷叫你过去,方小姐在里面吗,相爷也叫你过去”

二人对视一眼,方菱擦拭着芸娘脸上不知是汗还是泪,微笑道,“振作些,你只要记住一点,他不会害你,知道吗?”

芸娘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阿香领着二人来到了中院王岚平的住处,楼下方法及几名侍卫严肃而立。

方菱看了她哥一眼,意思是问,王丞相找她们干嘛。

方法的眼神很奇怪,连他的妹妹都看不懂,但一定是大事。

进了屋,上了三楼,屋内王岚平临窗而立,杜宁宁也在。

见她们来了,王岚平不动声色地道,“阿香,你先出去,把门关上,不准任何人进来”

“是”,阿香躬身而退,掩上门,随后便听到她走下楼梯的声音。

三个女人站成一排,一言不发。

“都坐吧”王岚平指了指她们身后的椅子,“你们两都听到什么了?”

方菱看了芸娘一眼,忙道,“没,我们什么也没听到”

王岚平看向了芸娘,芸娘的脸色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眼神闪烁,不敢正视,今天的岚平哥好像离她特别远。

“我知道你们都听到了,我要你们记住,我不是一个坏人,很多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处在这个位子上,太多的是身不由己,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乱臣,这我不在乎,我手握乾坤,脚踏江山,跃马征服天下,但我更想征服你们的心,你们是怎么看我的”

方菱强压着内心的喜悦和狂乱,扑通跪倒在地,“方菱没想那么多,只想一心一意在丞相身边伺候你”

往往一个人嘴上说什么也不想要,内心却急不可耐地想拥有一切,方菱是个有见识有心机的女孩子。

芸娘和杜宁宁相互看了看,不知道说什么。

王岚平又道,“方菱,你记住,该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你最好不要想,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方菱花容失色,忙躬下腰一拜,“方菱不敢奢望,方菱这辈子只伺候丞相,伺候芸姐姐和宁宁姐,能有个安稳日子便心满意足”

王岚平微微一笑,伸手将她扶起,“别害怕,我相信你,你有能力,从今天起这个府里你做主,过几天郑家姑娘就要进门了,她初来乍道,你要好好的帮衬她打理这个家,一直以来我没给你什么名份,从今天起,你就定国公府的次夫人,掌管府里的一切,入我王家宗碟,你愿意吗?”

“方菱心甘情愿为丞相做一切”

方菱受宠若惊,看了看芸娘和杜宁宁,别看身份只是个次夫人是个妾,可是却有掌握府里大权的权力,那就不仅仅是个妾那么简单。

杜宁宁也是惊讶,这么说以后咱都得看她的脸色做事了,连花些钱都得找她。

方菱喜形于色,也顾不得屋内还有别人,一头扎进王岚平的怀里,呜咽着,抽泣着,发泄着这许久以来的苦水,从今天起她不再是下人眼里那个名不正言不顺买来的丫头,她是定国公的次妻。

看到方菱扑在王岚平的怀里,杜宁宁拧着眉,厥着嘴,对着王岚平挥了挥手里的小拳头。

王岚平将方菱轻轻扶开,擦掉她眼角的泪,低声在她耳边道,“你的伤好全了吗?”

方菱听得脸颊一红,低下头柔情似水,“丞相说好了便好了”